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销魂的夫人
销魂的夫人
   她巨大豪放,高挺柔软的奶子,在慕容翔的肏动下,荡漾出柔腻软滑的乳浪, 摇曳淫荡。
 
  慕容翔随虽肏女无数,却不曾玩过这姿势,也不由得咽咽喉咙,激动的屁股 挺动,噼里啪啦的大肆肏着销魂夫人的小嘴。看着她胸前,摇荡的层层淫靡乳波 奶浪,真是让人赏心悦目。
 
  慕容翔快速的啪叽啪叽的肏着鸡巴。那啪啪的撞击声,还有销魂夫人呜咽的 呻吟,是乳浪最好的和鸣。慕容翔掐着销魂夫人的脖子,大鸡巴暴力的肏干她的 嘴,销魂夫人呜呜的鸣叫,好让慕容翔满是征服的快感。销魂夫人因为后仰到极 限,使她的口腔喉咙更加紧绑,让慕容翔的鸡巴更有压破感,更爽!更舒服!销 魂夫人颤动的双乳在柔软的腰身上犹如浮萍上跳动的水珠,美到了极点。
 
  慕容翔一把抓住销魂夫人晃动的双奶,使出最大的力气抓捏着,似乎要捏爆 她的大奶子一般,滑腻的乳肉从慕容翔的指缝间溢出,包裹着她的手指,慕容翔 粗暴的扯着销魂夫人的奶子,来回拽动,借着这样的动作,使自己胯下的动作更 加快速大力。慕容翔根本不在乎销魂夫人感受,淫虐的爆肏着她的小嘴。发泄一 般辱骂着:「肏死你,贱屄,我肏死你!贱屄!你真好肏,我肏死你!贱婊子!」 
  「呜呜」,销魂夫人好像无助的性玩具般呜呜呻吟。这异常的快感使慕容翔 打个舒爽的冷战,大龟头传来一阵酥麻感,显然到了爆发的边缘,慕容翔惊悸不 安的连忙抽出鸡巴,心道:这销魂夫人当真是厉害无比,神屄都没用就险些让老 驼子精关不稳,颜面大损。
 
  慕容翔将销魂夫人扶起,说道:「你这贱屄当真神功盖世,老驼子险些精关 失守,看来自认肏屄天下第一的老驼子,也要屈居人后了。」
 
  销魂夫人妩媚的笑道:「大爷在贱屄的嘴里刚有射意,刹那间便能止住去势, 大爷不说贱屄也是不知的,慕容大爷不愧为光明磊落之人。」
 
  销魂夫人接着说道:「今日贱屄陪大爷肏的高兴,大爷只管肏的舒服,干的 爽快,贱屄也只图挨肏的痛快,尽情发泄而已,不谈什么天下谁能肏,谁第一的, 没什么意义。」
 
  慕容翔哈哈一笑,道:「贱狗说的有理,老驼子就陪你这贱屄痛痛快快的大 肏一番,哈哈」说完将销魂夫人放躺于地,将她的双腿折到她头部两侧,然后死 死的压住,如此一来,销魂夫人丝毫无法挣扎,腰部被迫向上弯曲,双腿大大的 分开,大屄朝天。
 
  慕容翔俯下身,用嘴堵住销魂夫人的嘴,疯狂的吮吸着她的香舌,大鸡巴对 准销魂夫人的骚屄噗嗤一下,一插到底,销魂夫人虽然千人肏、万人骑,但也没 被这么巨大的鸡巴插入过,屄内被撑得满满的,「啊……好爽啊……肏进来了啊 ……终于……好硬……好大……胀死我了………」销魂夫人销魂的呻吟着。 
  慕容翔不理会销魂夫人屄里犹如小儿吸奶般的吸力,压在她身上大力冲杀, 大鸡巴犹如一杆金枪,肏的销魂夫人不停的娇喘,香汗淋漓,慕容翔的鸡巴每向 销魂夫人的骚屄内猛捣一下,销魂夫人都会浪叫一声,仿佛在为慕容翔肏了多少 下计数,又像是在为慕容翔的神勇喝彩。
 
  慕容翔双手抱着销魂夫人腰将她的大屁股托起,销魂夫人也紧搂着他的驼峰, 慕容翔由于驼背弓着的腰肢正好镶嵌在销魂夫人的胯间,大鸡巴和销魂夫人的骚 屄紧紧的镶在一起,大力的肏干着销魂夫人的骚屄。口中喃喃说道:「肏你妈的 骚货,老子干死你。」
 
  「啊……肏死我……大爷使劲肏,尽情肏……肏死贱屄。」
 
  慕容翔边肏便说道:「肏你妈的,你女儿说你姓李啊,我肏死你这李家的婊 子,肏你妈的骚狗。」
 
  「啊……肏我老李家的婊子货,老李家的女人都是婊子养的……肏死我这李 家的骚狗吧……」销魂夫人下贱的叫到。
 
  慕容翔叫到:「肏你妈的贱屄,真他妈的贱,真是下贱的杂种,」
 
  「贱屄是下贱的杂种,我妈叫挨肏的,我爹看着我妈让人肏死,当了活王八, 大爷也把我肏死吧……」
 
  慕容翔大鸡巴疯狂的向下一顶一顶,顶得销魂夫人曼妙的身躯在地上一耸一 耸的,大奶子打着圈上下甩动,形状夸张美妙而淫乱,修长的美腿失去慕容翔的 束缚,夸张的乱颤,优美的小腿上下翻动,纤巧的玉足也在空中颤抖着,风骚诱 人!
 
  慕容翔似狂风暴雨一般的疾起直落,左抽右插,大龟头时而研磨着销魂夫人 的花心,时而揩擦着两片阴唇,直肏得销魂夫人全身乱扭,肥臀猛挺猛摇,来配 合他的强劲有力的插抽。
 
  慕容翔爆肏了销魂夫人半个时辰,大鸡巴被销魂夫人屄里的蠕动吸吮的龟头 发麻,慕容翔知道自己快到了极限,便猛力肏干几下,跟着一挺腰,把大鸡巴全 捅进销魂夫人的骚屄,紫红色的大龟头更是挤入销魂夫人的子宫口,睾丸一缩, 马眼一张,股股浓精肆意的射在销魂夫人的子宫壁上,滚烫的阳精烧灼着销魂夫 人娇嫩的子宫,烫的她浑身颤抖,一阵舒爽的高潮狂然而出。
 
  慕容翔拔出鸡巴,大量精液从销魂夫人的屄口溢出,乳白色的精汤流淌在地 上的毯子上,慕容翔射完精,无比放松,非常愉悦,一屁股坐在销魂夫人的脸上, 伸手不停的捏着她的奶子,自语的说道:「这神屄确实厉害,老驼子肏屄几十年 还从没有这么快的射过,这神屄好像是传说中的万阴绝穴,可那万阴绝穴万年不 遇,莫非真让老驼子碰到宝物了?」
 
  销魂夫人被慕容翔的大屁股坐在脸上,听他居然说出万阴绝穴,心中也是诧 异,心道这老驼子真不简单,居然连万阴绝穴都知道,但却说不出话来,只好乖 乖的伸出玉舌,轻舔着慕容翔的臭屁眼。
 
  慕容翔被舔屁眼这招弄得无比爽快,忍不住昂起头,轻轻叹息:「爽啊!真 他妈爽!贱屄,把舌头捅到屁眼里面抽插,就像我刚才用鸡巴肏你那样。」销魂 夫人不用他说已经那么做了,将香舌不断压入慕容翔的屁眼,竭力伺候着这个性 能力超强的驼背老男人。还将手伸到慕容翔的胯间,一边握住已经射精的鸡巴套 弄,一边托住卵蛋揉捏,香舌更是不敢偷懒,在慕容翔的屁眼上连连打转,不时 大力吮吸。似乎是在盼望这老驼子的老鸡巴赶快的重振雄风继续肏干她这下贱的 婊子。
 
  慕容翔感觉下身畅心的舒服,销魂夫人的香舌已经伸到他的屁眼里,还在用 力的往外吸,似乎要将他肠子里的臭屎都吸出来。慕容翔心道:这贱屄的功夫果 然了得,再让她这样吸下去,恐怕真的把屎都吸出来了,他可不想拉的销魂夫人 满嘴屎,想想就恶心,连忙站起了身子,笑道:「肏你妈的贱货,你莫非要吃老 子的屎啊,吸的那么用力。」
 
  销魂夫人的脸像她的骚屄一样红扑扑的,玩味的笑道:「贱屄这不是想让大 爷更舒服吗……」。
 
  一旁的崂山七兽在药力的作用下,早已恢复雄风,坚硬如钢的大鸡巴轮流肏 干着四个白衣美女和小婢了了的嘴,吴龙见慕容翔肏完,连忙上前说道:「慕容 大侠真是神功盖世,肏这神屄居然也能爆肏半个时辰,小的佩服的五体投地。」 
  慕容翔哈哈笑道:「你小子少拿老驼子开涮,老驼子今日算是明白了个道理, 那就是长屄的绝不怕长屌的,老驼子海口已夸,如今自打嘴巴,你小子诚心让老 驼子难看是吧,哈哈」
 
  吴龙连忙说道:「慕容大侠可别误会,小的听说肏这神屄,第一次就没有超 过一盏茶时候的,慕容大侠一肏就是半个时辰,当然是神功盖世。」
 
  慕容翔笑道:「别在这乱恭维了,你不就是想继续肏她这神屄吗,想肏就肏 去,老夫先歇息一下。」
 
  吴龙笑嘻嘻的说道:「那小的就再去尝尝这贱人的神屄,嘿嘿」
 
  销魂夫人光着腚坐起来,伸出手将屄里淌出流在毯子上的精液捧了起来,居 然有一小捧之多,张嘴就都喝尽了肚子里,喝完后在站起身来,见吴龙挺着鸡巴 向自己走来,销魂夫人笑道:「大爷既然还想在肏贱屄,不如去贱屄的大床之上, 也好叫大爷肏的舒服。」
 
  吴龙道:「好,就去你的大床继续肏你的神屄。」
 
  销魂夫人对他销魂一笑,却来到慕容翔面前,对慕容翔耳语了几句,慕容翔 侧眼看了看吴家众兄弟,脸色凝重的说道:「夫人这么说可有依据?」,销魂夫 人又在他耳边细语了几句,慕容翔道:「既然是夫人的家事,老驼子怎会多管闲 事,夫人自便就是。」
 
  销魂夫人转身对吴龙说道:「大爷,贱屄看你们都已旗鼓重振,不如一起来 肏贱屄吧,贱屄的嘴、屄、屁眼都可一起伺候大爷们。」
 
  吴家七兄弟一听,连忙说好,一起和销魂夫人去了卧室。
 
  片刻功夫就传来阵阵淫声浪语。
 
  「啊……大爷……用力……肏死贱屄啊……啊……屁眼也被插了……肏死贱 屄了……」
 
  「噗滋……噗滋……」
 
  「肏你妈的贱狗,我肏烂你的狗屄,还神屄,神你妈的屄,啥屄不也是挨肏 的屄……」
 
  「你妈屄,肏碎你的烂屁眼子……我肏……肏……肏死你」
 
  「噗滋……噗滋……」
 
  「哈哈,大哥这婊子的嘴真好肏,居然能像肏屄似的一插到底,太好肏了。」 
  「三哥先别肏她的嘴,让她也给老子舔舔屁眼子」
 
  「哈,对来给哥几个挨个舔屁眼。」
 
  慕容翔听着传来的淫秽声音,摇头苦笑了一下,却见小婢了了和四个白衣少 女将衣服都脱了个精光,五具雪白的酮体展现在老驼子面前,了了上前蹲在慕容 翔的胯下,玉手轻抚着慕容翔半软不硬的大鸡巴,淫媚的说道:「慕容大爷,贱 婢们早就听说大爷的鸡巴是天下第一的铁鸡巴,大爷把我们夫人肏爽了,小婢们 也想尝尝大爷的大鸡巴,大爷也肏肏小婢们吧」
 
  慕容翔哈哈笑道:「你们若想挨肏,就把大爷伺候爽了,等大爷重振雄风, 自然会肏肏你们这些小贱屄。」
 
  五女一听便来了劲,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这个驼背老人,了了将大鸡巴含进 嘴里卖力的吞吐起来,一个少女来到慕容翔的屁股后面掰开他的老屁股就舔起屁 眼来,慕容翔的两个乳头也有两个灵巧的舌头在舔弄着,还有一个小婢舔着慕容 翔的脖子、脸颊、耳根,甚至将舌头伸进慕容翔的耳眼一阵舔弄。
 
  慕容翔全身舒爽的像漂浮在云端,爽的一塌糊涂,大鸡巴在众女的挑逗下, 早就冲天而立,拉起身下的了了,将她掉过身去,掰开她的屁股大鸡巴对着小屄 就肏了进去,了了哪享受过这么大的超级大鸡巴,被他肏的一声大叫「啊……」 
  慕容翔按着她的香肩轻插慢肏. 了了的小屄里早已温暖湿润,紧紧咬住鸡巴 吮吸蠕动,摆动玉臀,口中不住呻吟呢喃,灼热的淫水一阵阵被鸡巴带出浪屄, 顺着她修长的大腿流下。
 
  一个少女蹲钻到二人胯下轻轻舔着慕容翔的阴囊,几根凌乱的发丝搔着慕容 翔的大腿内侧和股间,慕容翔只觉下身舒爽一片,抽插的速度慢慢的加快,了了 被他撞得一前一后,娇软无力,下身象敞开的泉水,滚烫的蜜汁不断涌出。 
  「噗…喔…噗…喔…噗噗…喔…噗噗噗噗…喔……」了了忘情地扭动身体荡 叫,本来一下抽插声一下呻吟声,在最后却演变成密集的生殖器磨蹭的沉响,才 换来了了一声娇羞的喘声。
 
  一个时辰后,销魂夫人缓缓的走出卧室,来到大厅,见慕容翔挺着大鸡巴坐 在桌子旁喝着茶,而了了和四个婢女都瘫软的躺在地上,五个小屄都开了花一样, 淫水不停的往外流,地上的毯子已经湿透。
 
  销魂夫人娇笑道:「慕容大爷当真是神勇威武,看来贱屄的几个婢女都被你 肏服了。」
 
  慕容翔嘿嘿笑道:「老驼子肏你这万阴绝穴虽然心有不逮,但是肏这些小姑 娘确是手到擒来,哈哈」
 
  慕容翔接着说道:「那崂山七兽如何了。」
 
  销魂夫人还没答话,就见吴家七兄弟灰心丧气的走了进来,吴龙神情沮丧的 说道:「夫人,你废了我们兄弟的武功,还不如直接杀了我们,我们没有了武功, 一出这个大门就会被人砍死」
 
  销魂夫人面色一整,妖异的神情尽去,如水涤污,神莹重复,冷冷的说道: 「你们崂山七兽仗着微末的武技,四处作恶,草菅人命,双手血腥,本是死有余 辜之辈,念你们与我还有些渊源,才放过你们的性命,如果你们怕出去被人杀死, 就留在山庄做奴仆杂役,如若不从,你们就自行离去吧。」
 
  吴龙愁眉苦脸的说道:「夫人有所不知,我们就算留在这里做奴仆杂役,也 难逃活命。」
 
  慕容翔接口道:「那是为何啊?」
 
  吴龙道:「我们兄弟加入了个组织,这次是出来办事路过这里,如我们兄弟 不能按期回去,我们的组织就会派人追杀我们,到时候他们追到这里,我们还是 难逃一死。」
 
  慕容翔听罢心里一惊,讨道:这个什么组织如此严谨,莫非是对付蓝宇的那 个组织?慕容翔肃然的说道:「你们加入的是什么组织,叫什么名字,归谁领导?」 
  吴龙道:「我们弟兄也不知道是什么组织,我们只知道我们归舵主领导,我 们的舵主叫九头鸟邓飞。」
 
  慕容翔笑道:「原来是这小子啊,听说过,擅长用宽面双刃刀,暗器功夫也 是一流,他若要杀你们崂山七兽,你们确实没还手能力。」
 
  销魂夫人却说道:「你们不想死就留在这里,安心的做你们的奴役就是。」 
  慕容翔微微一笑,讨道:这销魂夫人似乎根本就没把什么九头鸟放在心上, 不过就凭她不动声色的就废了七兽的武功,还有她女儿黑色小妖的功力似乎和自 己都不相上下,再加上千面骚狐刘煜姗,确实不会在乎九头鸟,但就凭她们若想 抵抗那神秘组织确是难上加难,要知道那组织不仅有东凶西恶这样的当代高手, 还有紫青双魔那绝世高手,更有千夫蓝毛白毛公主等一批形形色色的江湖人物, 绝不是就凭她们三人能对付的了的,慕容翔本有心提醒下销魂夫人,但见销魂夫 人那夷然不屑的神色,却也无从开口。
 
  吴龙道:「我们兄弟如今黔驴技穷,也只好留在此苟且偷生几天了」
 
  销魂夫人面色一转,娇美的笑道:「你们几人就算只有几天的寿命,却能天 天肏干这山庄内的贱屄,不也是悠哉乐哉。」
 
  吴虎接道:「夫人此话当真?我们弟兄在此服奴役,也能天天肏你们吗?」 
  销魂夫人笑道:「当然可以」
 
  吴虎转悲为喜眉头舒展的笑道:「大哥,咱们曾经作孽多端,死有余辜,如 今就算咱们弟兄只剩下几天的寿命,但能天天肏这些骚屄,也算死得其所了,正 所谓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哈哈」
 
  吴龙无奈的说道:「也只能如此了,哥几个,歇息一下,继续肏屄。」
 
  慕容翔将吴龙招到身侧,轻声说道:「吴老大,销魂夫人这贱屄是怎么废了 你们的武功的啊?」
 
  吴龙面现疑惑的说道:「我们兄弟几个就在她嘴里,屁眼里还有屄里射了精, 然后就发现功力全失了。销魂夫人似乎练有邪道之术,采阳补阴的魔功」
 
  慕容翔『哦』了一声,没在说话。
 
  慕容翔沉思了一会,突然对销魂夫人笑道:「来,贱屄,咱们继续大战几百 回合。」
 
  销魂夫人淫荡的笑道:「贱屄奉陪就是。」
 
  慕容翔让她跪趴在地上,抱着她的白臀,从后面肏了进去,慕容翔大力的肏 干着销魂夫人的骚屄,销魂夫人也不自觉向后挺动屁股,逼人的快美却又使她忘 我的呻吟,屄膣里一阵阵的抽搐,不住掐挤着粗大滚烫的大鸡巴。
 
  慕容翔射过了精,龟头已不是太敏感,销魂夫人屄内蠕动抽搐的吸力也难让 他有射精的冲动,慕容翔骑着销魂夫人的大白腚暴力的肏干着,对崂山七兽笑道: 「吴老大,这贱屄废了你们武功,还不快来报仇」
 
  吴龙苦笑着说道:「我们武功已废,还谈什么报仇。」
 
  慕容翔边肏边笑道:「你们武功虽然废了,不是还有鸡巴吗,拿鸡巴来报仇 不也不错嘛,哈哈」
 
  吴龙一听顿有所悟,狞笑着道:「对啊,老子今天就用鸡巴来报仇,哈哈」, 说完上前一把拽过销魂夫人的头颅,将半硬的鸡巴肏进她的小嘴里,然後暴力地 抽插。销魂夫人被鸡巴戳得腮帮子鼓鼓的,呜呜的淫叫。
 
  吴龙拿销魂夫人的小嘴当屄般暴肏着,直插她的喉咙,插了半盏茶功夫。突 然将鸡巴直接插在销魂夫人的喉咙里,只见销魂夫人喉咙不停地鼓动,喉咙一咽 一咽的。片刻後他抽出了鸡巴,销魂夫人剧烈地咳嗽,小嘴里咳出来的竟然是黄 橙橙的尿。吴龙居然在销魂夫人的嘴里撒了泼尿。
 
  吴家众兄弟见状带着复仇的快意纷纷大笑起来,还没等销魂夫人咳出多少尿 液,吴虎的鸡巴已肏进她「呜呜」闷哼着的小嘴里。身後的慕容翔也哈哈大笑一 声,大鸡巴深插着销魂夫人的骚屄洞大力的鼓动着,拔出来时,销魂夫人的骚屄 吸合着,一股黄色的尿流喷涌而出。
 
  销魂夫人的骚屄还没流出多少尿,就被吴鹰的大鸡巴堵住,凶猛地暴肏起来, 销魂夫人嘴里的鸡巴又射了,不,尿了。吴虎在销魂夫人嘴里捣鼓了几下,又把 硬梆梆的鸡巴抽出来,大龟头顶着销魂夫人温软的红唇,激射进她的口腔里,销 魂夫人淫贱地张开小嘴接着。
 
  突然,吴虎手一拨鸡巴,滚烫的尿流喷到销魂夫人俏丽的脸上、鼻子、头发。 然後他手一压鸡巴,急烫的水柱又冲击着销魂夫人的大奶子,泚得她的大奶子尿 花四溅,甚至有一点凹陷,尤其尿泚到乳头上,打得乳头摇晃荡动,淫乱非常。 
  他尿完了,立刻又有鸡巴插进销魂夫人的小嘴里,吴鹤和吴狼受不了刺激, 忍不住地一人握着销魂夫人的一只大奶子,用鸡巴在上面蹭起来。
 
  销魂夫人後面的吴鹰也尿了,吴雕看到销魂夫人流着黄白液体的屄洞似乎不 喜欢,狠狠的抽了她屁股两下,掰开她的臀瓣,大鸡巴一下干进她的屁眼中肏着。 不一会就在销魂夫人的屁眼里尿了起来。
 
  吴雕尿完拔出鸡巴后,销魂夫人的肚子里已装满了骚尿,特别是屁眼里的, 胀胀的,终于没忍住,只听销魂夫人呻吟一声,屁眼微微一开,一股黄色的水箭 喷洒而出,喷在了躺在地上五女的头上,了了等婢女被尿液喷的一个激灵,慌忙 的坐起,只见销魂夫人像狗似的跪趴在地,屁眼还在不停的喷着尿。那姿势惹得 众女一阵大笑。
 
  销魂夫人现在犹如一个全身被尿液沐浴的淫乱美人。更像一个夜壶一般,以 前只不过被很多男人干而已,现在却是实实在在的成为了精液和尿液的夜壶、尿 桶,是真真正正被鸡巴使用的工具了。
 
  吴龙见销魂夫人快喷完了,又起歪心,来到慕容翔身侧,谄笑着说道:「慕 容大侠不是想给小的们报仇吗?不如……」在慕容翔耳旁鬼鬼祟祟的细语了几句。 
  慕容翔哈哈大笑,说道:「好玩,哈哈」对销魂夫人说道:「贱屄,你不说 你是母狗吗?」
 
  销魂夫人甩了一下秀发上的尿液,淫笑道:「贱屄就是母狗啊」
 
  慕容翔道:「那母狗给老子学学母狗是什么样子的」
 
  销魂夫人略一思索,真的像狗一样两手两脚屈起。将舌头伸出来喘着香气。 左右摇摆屁股,像在摇尾巴。惹得八个男人还有五个婢女一阵大笑。
 
  吴龙奸笑道:「真是一条好狗。现在乖乖的像一条母狗一样趴着,屁股翘高, 卑贱的贱屄母狗!」
 
  销魂夫人乖乖的象只思春的母狗一样趴在冰凉的地板上,大屁股高高的撅起, 嘴里居然自己学起狗叫来:「汪汪……汪汪汪……」
 
  了了等五婢女见夫人玩的兴起,也学起销魂夫人来,跪在地上两手翘起,吐 出舌头娇喘着香气,「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大厅里狗吠不绝。
 
  慕容翔挺起那根大鸡巴「滋」一声插入销魂夫人紧密的屁眼内,模仿交配的 野狗,肆意奸淫着销魂夫人的身体,销魂夫人被肏的叫的更欢「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
 
  崂山七兽受到感染,也将半硬不硬的鸡巴肏进五女的屄里和屁眼里,七人将 五女两个双插,三个肏屄一起肏干起来,整个销魂山庄内「汪汪……汪汪汪…… 汪汪……」狗叫不绝,犹如进了母狗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