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销魂的夫人
销魂的夫人
   第三日的清早,蓝天别府内周晓航哭泣着说道:「师傅,徒儿求求你,让徒 儿也一起去吧。」,玉灵子兹眉愁锁,见爱徒满脸泪痕,含愁深闺,一脸悲戚, 大感不忍。蓝玉在一旁不禁黯然一叹,玉灵子声色俱厉地喝道:「晓航,师傅的 话你都不听了吗!」。
 
  李晓兰从怀中取出一方罗帕,走到晓航身侧替她擦拭着泪痕,笑道:「小航 妹妹,神尼都是为了你好,再说你宇哥哥又不是不回来了,走,姐姐带你去玩。」, 拉着她的手缓步出房,仰脸清啸,招下灵鹤。附在晓航耳边笑道:「妹妹,你不 是想骑大白鹤吗?今天我让你骑够。」说着话,拉晓航跃上鹤背,但闻一声长唳, 巨鹤展翼冲霄而起。
 
  周晓航腑首向下注视,只见蓝天别府已成拳头大小一点黑影,小姑娘笑颜顿 开,她看得高兴,不觉失声娇笑起来。巨鹤飞行虽快,但身于十分平稳,乘坐鹤 背上,丝毫不觉簸动之苦,李晓兰见她满脸欢愉,娇戆可受,心中一阵感叹。 
  周晓航只觉云雾拂面,眼前突然一黑,如入浓深夜色之中,伸手难见五指。 但感那佛面水雾,愈来愈浓,片刻间二人衣着尽湿。灵鹤仙儿竟也动了兴致,单 打那浓层的云层中穿飞。足足有一盏热茶工夫之久,二人一鹤仍然在浓暗的云层 中穿行。周晓航虽然衣鬓尽湿,但兴致却越来越高,只听她格格娇笑之声不绝于 耳,不停地大叫好玩。忽然云开雾散,日光耀民景物清晰可见,原来巨鹤已飞出 了云层,日光重现,俯瞰万峰千山,闪电般向后倒逝,那巨鹤飞行之快,直似流 矢离弦。
 
  二人在空中玩了足足一个时辰,李晓兰坐在鹤背一声清啸,神鹤仙儿在空中 转了一圈,直奔蓝天别府飞去,周晓航轻颦秀眉,似有无限心事,只不过片刻之 隔,她由欢乐雀跃的神情,变成沉默,忧虑。忽听巨鹤长唳,由高空疾沉而下, 顷刻间落着实地。
 
  李晓兰拉着周晓航在鹤背上一跃而下,灵鹤仙儿,展翅高飞而去。
 
  二位姑娘进入大厅,见众人已准备妥当,蓝宇表绸长衫,粉底薄履,文雅中 透着刚健,黑色小妖一身黑色紧装,丰乳肥臀,足束鹿皮小剑靴,性感十足。奶 兜兜全身红衣,红色头巾,粉红小蛮靴,大红色斗莲,从头到脚,看不到一点杂 色。东方妞儿一身淡绿色的衫裙,乌云椎髻,柳眉粉面,秋水流波,樱唇喷火, 素雅中带着一丝妩媚。
 
  玉灵子眉头紧锁对三宝和尚说道:「三宝,你回趟少林,贫尼有封信带给你 师父无求大师。」三宝说了声『是』,接过玉灵子手中的信笺,走到奶兜兜身旁 拉着她一只手,无限惜爱,「娘子此去要多加小心……」木讷的黑和尚简简单单 的一句话,蕴含着无限的深情关怀,无限的缠绵爱意。
 
  奶兜兜见三宝一付凄怆欲泪的神情,心中也感到悲伤,脸上却笑道:「大丈 夫有泪不轻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哭啼啼,不知羞也不羞,速去帮神尼办事, 然后回来这里等我。」三宝和尚被她说的黑脸一红,转过身慢慢离去,走到门口 又回过头看了看奶兜兜,牙根一咬,转过身大袖子在眼上一抹,大步而去。 
  三宝刚走,蓝福就匆匆的走进来说道:「神尼,东凶西恶他们来了。」
 
  玉灵子轻轻一叹,起身带着众人来到大门口,只见东凶西恶带着两个妖媚的 女人,站在门外,四匹健马和一架黑色华丽而宽大的马车停在一旁。
 
  东凶段无非对玉灵子抱拳一礼,说道:「神尼,我们都已准备妥当,时候已 不早,请蓝公子上路吧。」
 
  玉灵子侧眼一看,东凶西恶身后的两个妖媚女人,正是当年雁荡山和自己大 战的千夫白毛夫人和千夫蓝毛公主母女二人,玉灵子心中甚是迷惑,这伙人真的 是阴无极当年的随从,可阴无极已成残废,他们又是在为谁卖命呢,心里虽疑惑, 但此时也不容她多想,神色冰冷目中神光湛湛的对段无非说道:「二位都是武林 中成名人物,希望你们不要食言,若是蓝公子和几位姑娘有半点闪失,贫尼就算 踏遍天涯海角,也要叫你二人付出代价。」
 
  段无非微微一笑「神尼但请安心就是,东凶西恶也不是食言之人。」
 
  玉灵子无奈的一闪身,玉手一挥说道:「你们去吧」
 
  李晓兰当先一步,跨上马车,黑色小妖也带着奶兜兜和东方妞儿随后跟上, 蓝宇刚要迈步却被周晓航轻轻拉了一下,回过头见她依依难舍之情,亦不禁黯然 神伤,轻轻拍着她秀肩慰道:「师兄不过和你暂时分开,过些时日师兄就回来… …」,周晓航回头望了师父一眼,缓缓松开蓝宇的衣襟,樱唇启动,却是不知说 什么好,两行轻泪,缓缓由双腮滚下,慢慢转过身子,缓缓向门口走去。
 
  这位整日间挂着笑容的少女,此时眉字间突然泛出从所未有的忧郁,这片刻 之间,她似乎渡过了极悠久的一段岁月,由娇稚无邪,蜕变成沉重成熟,白衣长 发,在风中不停的飘动,举步落足之间,都似是拖带极为沉重之物,背影中流现 出无限的凄凉……
 
  这情景给了蓝宇极大的感触,只觉鼻孔一酸。他似是不愿让人看到他感伤的 情怀,陡然转过身子,抬腿跳上马车,沉声说道:「我们走吧!」
 
  千夫白毛夫人和千夫蓝毛公主母女二人起身上马,带着四匹马驾着的大车疾 驰而去。
 
  东凶西恶等马车走了有半盏茶时候才向玉灵子抱拳说道:「告辞。」翻身上 马而去。
 
  慕容翔本欲悄悄的跟踪在后,可不想东凶西恶异常的机警,马车先走,他们 殿后,若是追踪,即使他两条老腿用上全部力气追踪而去,也只能跟随东凶西恶 的后面,况且两条腿如何能跑过四条腿,最多也就跟踪几十里,慕容翔轻声一叹, 对玉灵子说道:「神尼,我料他们此去,一时片刻也不会回来,老驼子打算去江 湖上走走,顺便去探访下多年老友酒怪周文龙,若无耽搁,一个月后在这里会和。」 
  玉灵子道:「也好,如今江湖上道消魔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武林泰斗 千年古刹少林寺都有人明目张胆的攻击,那酒指追魂周文龙也是贫尼的方外之交, 翔老此去见到周文龙给贫尼带个话,就说贫尼有意请他出山卫道。」
 
  慕容翔哈哈笑道:「老驼子也是此意,神尼,老驼子告辞。」对玉灵子抱拳 一礼,大步离去。
 
  慕容翔心里有着自己的小算盘,说是去探访周文龙,实是打算去黄山走一遭, 况且酒指追魂周文龙所居的安徽岳西天柱山,正好在襄阳于黄山之间,慕容翔打 算先去黄山,尝尝黑色小妖的妈妈销魂夫人的神屄,回来的时候在去找周文龙, 虽然襄阳距黄山摇摇千里,但以慕容翔的脚程,一月时间定能返回。
 
  销魂山庄前依旧是门庭若市,中午时分,桃花林下人影晃动,三山五岳的登 徒浪子,五湖四海的酒色之徒齐聚,有大腹便便的商绅,也有高卷着袖管的贩夫 走卒。数种极不调和的人,济济一堂。
 
  桃林前放着四排座椅也坐满了人,慕容翔坐在第一排的最右侧,第一排中间 位置做了七个生相彪悍的大汉,慕容翔只听七人中有人说道:「大哥,昨日选人 那小屄似乎不是千面骚狐刘煜姗,咱们兄弟已经来了两天了,若再不被选中,肏 不到销魂夫人的神屄,妈了个屄的不如闯进去算了。」
 
  另一人怒声道:「闭嘴,这销魂山庄你见过有人硬闯的吗?就凭我们兄弟, 那千面骚狐一只手就能要了咱们的命,神屄固然要肏,但也要依规矩而来,大不 了多等几日就是。」
 
  慕容翔微微一笑,却听身后的人大叫道:「妈了个屄的,老子白长了这么大 个鼻子,这刘大管家十几天不见露面,现在选人的是叫了了的婢女,妈屄的,根 本就不识货,若是刘管家在,就凭老子这大鼻子,早都进去肏那销魂夫人的神屄 了。」惹得众人一阵大笑,有人调笑道:「都说鼻子大的人,鸡巴就大,二麻子, 你鼻子是不小,但却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个大鸡巴,不如脱下裤子给大伙瞧瞧,哈 哈哈」
 
  那人大叫道:「滚犊子,我二麻子的鸡巴只给女人看,你要想知道我二麻子 的鸡巴大小,把你老婆叫来一试便知,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这时销魂山庄的大门缓缓而开,四个白衣少女,鱼贯由山庄中走了出来,柳 腰款摆,莲步轻移,一扭三摇,看的众人心神激荡,目眩神夺,狂咽吐沫之声四 起。
 
  四个少女之后走出个黑纱婀娜女子,头戴一顶宽沿黑帽,帽下黑纱垂脸。众 人立刻嗅到一阵令人神魂飞荡的幽香,虽然看不清面目,但见那腰肢袅娜,罗柏 飘香,定是个绝色美女。
 
  慕容翔目力何等锐利,虽然隔着一层黑黑的面纱,已然看出那女子眼如秋水, 眉似远山,胆鼻樱唇,有着风骚无限的窒息之美。慕容翔心下讨道:「这人不是 刘煜姗,但看这绝色美人的架势,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销魂夫人?」
 
  面罩黑纱的女子身后紧随着一个青衣垂譬小婢,小婢挎着一个金色小篮,众 人都知道这个就是前些日选人那婢女,而那篮中就是众人所求的当日金贴。面罩 黑纱的女子坐在门前正中央的方桌后面,目光在众人中一扫,见到那中间位置的 七人的时候,娇躯似乎微微一颤,慕容翔见那黑纱女子玉目紧盯着中间的七个大 汉,心中讨道:妈的,看来这娘们看中那七个混蛋了,老驼子这回真是丢人丢到 家了。刚刚想到这里,又见那女子又看向了自己,心中一乐,身子一挺,正襟危 坐,以示威武,但先天的驼子,如何端正地坐着,也只能背曲腰躬,他这一做作 却逗得那黑衣女子轻声一乐。只见那女子起身在小婢了了耳边耳语了几句,便柳 腰轻摆的自行回到了山庄内。
 
  婢女了了见黑纱女子进入销魂山庄内,转过身在众人面上一扫,芊芊玉手一 指,那七个大汉和慕容翔被选了出来,那七人欢欣若狂的大笑起来,慕容翔心里 也一阵洋洋得意,讨道:黑色小妖那小骚屄,让她给走个后门,她她妈连个屁都 不放,总是敷衍老子,这回老子可是规行矩步,堂堂正正的去肏你妈,哈哈。 
  慕容翔和七个大汉在众女带领下,走进销魂山庄来到大厅内,只见黑发玄衣 眉如黛的美女在大厅正中央茕茕孑立,此时已将头上黑帽和黑纱摘取,那美女发 结宫髻,黑色长裙拖地,慕容翔和那七个大汉只见黑衣美女的姿容绝美,世所未 见,当真是双眼秋波闪,酥胸玉兔颠,两腮飞红霞,美艳若貂蝉。美足踏花鞋, 玉手十指尖。倾国倾城貌,惊落南飞雁。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一回闻。 (小妖注:小妖的老妈必须要美得不要不要的,嘻嘻)慕容翔也是阅女无数的老 司机(小妖注:想了半天觉得这个词最合适,虽然有点穿越之感,嘻嘻),这女 子绝世的容颜和魔鬼般惹火的身材,看的慕容翔不禁怔了一怔。
 
  黑衣女子见慕容翔和七个大汉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禁嫣然一笑,一笑之下, 露出来一口整齐的牙齿,两个深深的酒窝,美丽的笑容,百媚横生,使六宫粉黛 失色,更让把八人看傻了眼。
 
  黑衣女子向八人屈膝跪礼,娇甜的说道:「贱屄销魂夫人,见过各位大爷。」, 银铃悦耳的声音向八人传来。
 
  慕容翔看着跪在地上的销魂夫人,稳了稳心神,哈哈笑道:「天下间美艳的 女子老夫阅之无数,老夫本以为这世上最美的女子,是绝世丰神的九天玄女李晓 兰,今见夫人之美,与那九天玄女居然难分轩轾,一样的盖代芳华,老夫算是开 了眼界了,哈哈」
 
  那七个大汉中也有人说道:「在下本以为销魂夫人乃天下第一神屄,没想到 夫人美艳也是盖绝天下,我们兄弟今日能肏上夫人这样的绝世美女,当真是几辈 子修来的福缘」
 
  销魂夫人跪在地上笑道:「贱妾在美,今天也不过是众位大爷的性奴母狗, 贱屄还望众位大爷不要怜香惜玉,尽情的发泄就是。」
 
  慕容翔暗中观察,只见她脸儿嫩红,翠眉如黛,竟是瞧不出身负武功的样子, 心中暗暗纳闷,伸手将销魂夫人扶起,笑道:「传闻夫人之屄,乃天下第一神屄, 今日老夫到是要好好见识一番。」
 
  那七人中一稍显年轻些的大汉,抢步而出,伸手一拉销魂夫人,对慕容翔说 道:「喂,老不死的,你土埋脖子的人,和我们兄弟抢什么,肏这天下第一神屄 当然是我们这年富力强的先来。
 
  大哥,你先肏这神屄,嘿嘿「
 
  七人中一个年长些的哈哈一笑。说道:「兄弟说的是,你个老不死的,等我 们兄弟玩过了,你再来涮涮锅也不迟,哈哈」
 
  慕容翔见这几个凡俗草莽不可一世的样子,置若罔闻的嘿嘿一笑。销魂夫人 纤纤玉手轻轻一动,便挣脱了那大汉的拉扯,对慕容翔福了一福说道:「大爷可 是铁径魔陀慕容大爷?」
 
  慕容翔笑道:「夫人好眼力,老夫色怪慕容翔。」。七个大汉一听这老驼子, 居然是大名鼎鼎的色怪、铁径魔陀慕容翔,不禁面色突变,齐齐的向后退了一步, 怔了半晌,那个大哥连忙上前一揖,卑躬屈膝的恭声道:「原来是慕容大侠,小 的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罪过得很…还请慕容大侠恕罪。
 
  慕容翔哈哈笑道:「我老驼子何时也成大侠了,兄弟不必如此客道,咱们都 是来肏销魂夫人的,大家都是平等之位。老夫虽然跋涉千里而来,但是肏屄这种 事,要是老夫拔了头筹,这一天一夜,估计你们弟兄怕是肏不到销魂夫人了,哈 哈」
 
  七人不禁吃疑,问道:「前辈,那是为何?」
 
  慕容翔笑道:「老夫位列十大高人,人称色怪,其实铁径魔陀武功平平,能 位列十大高手之列,是因老夫有胯下一只铁鸡巴,色怪别的不行,要说肏屄,老 夫还没怕过谁,老夫肏屄要是不想射,肏上三天三夜也没问题,老夫先肏了夫人, 哪还有你们兄弟什么事,哈哈」
 
  七人中那个年纪稍长的见慕容翔如此随和,上前说道:「不瞒慕容大侠,我 们弟兄本有要务在身,我们弟兄路过于此,销魂夫人名闻天下,怎能错过一肏天 下第一神屄的机会,一等就是两天,如今日肏不到夫人,我们就打算走了,既然 慕容大侠有心相让,我们弟兄多谢慕容大侠了。」
 
  慕容翔笑道:「什么大侠不大侠的,老夫不爱听,就叫老夫老驼子就好,我 色怪怎能和你们争先肏屄,你们先肏就是。」
 
  销魂夫人见慕容翔那甚是倨傲,得意洋洋的神气,销魂夫人嫣然一笑道: 「既然各位大爷都是为了贱妾专程而来,不如贱妾独自伺候诸位大爷,大爷们一 起奸淫贱妾,不知大爷们觉得如何?」
 
  慕容翔哈哈笑道:「夫人好魄力,能够独自一人承受老夫肏弄的女子天下少 有,前些日老夫曾碰到过一个独自被老夫肏的女人,那就是夫人的女儿黑色小妖, 你女儿确实耐肏,硬生生的扛了老夫三个时辰的肏弄,黑色小妖是你女儿都如此 的耐肏,夫人必然更胜一筹,那咱们就一起肏她,哈哈,对了,你们几个是哪里 的,叫什么名字?。」
 
  那七人也同时笑着说了声『好』,年纪稍长的说道:「禀慕容大侠,我们兄 弟来自崂山,我叫吴龙,他们几个都是我的弟弟,分别是吴虎、吴豹、吴狼、吴 鹰、吴雕、吴鹤。」
 
  慕容翔道:「噢,原来是崂山七兽。」
 
  销魂夫人一听这个名字身子略微一颤,霎时间又恢复常态。脸上依然笑容迎 人的说道:「既然几位大爷同意要一起肏贱妾,贱妾的床虽大,但也装不下九人, 不如贱妾就陪几位大爷席地而淫,大爷们觉得如何?」
 
  慕容翔笑道:「好,就依夫人,咱们就在这大厅里肏你。」
 
  销魂夫人微微一笑,叫来了几个婢女,在地上铺上了毯子,自己首先脱光了 衣服,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露出性感的两片诱人的美臀,还有那已经亮晶晶的 骚屄。娇媚的说道:「请大爷们尽情的轮奸贱屄吧。」
 
  慕容翔和崂山七兽也脱光了衣服,崂山七兽乍见慕容翔的超级大鸡巴,比他 们的鸡巴整整大了一圈,有手腕粗,乌黑铮亮,青筋暴起,看的七兽一阵自惭形 愧。
 
  慕容翔挺着大鸡巴将销魂夫人的头抬起,大龟头在销魂夫人的性感红唇上摩 擦着,对吴龙笑道:「吴老大,你们先肏她的神屄,老夫尝尝这贱人的口舌功夫。」 
  销魂夫人握住黝黑的大鸡巴开始套弄,樱唇微微张开,一丝晶莹的唾液从嘴 角流下,媚眼迷离的说道:「如此魁梧的大鸡巴,不愧是天下第一的铁鸡巴」。 张开樱唇,含住了龟头,开始吮咂起来。
 
  销魂夫人如获至宝般的舔弄这大鸡巴,卖弄着风情,小嘴含得颇为仔细,时 不时还将慕容翔的大卵蛋吞入嘴里吮吸,并用舌头压着睾丸打转,唇舌不停变着 花样,叼住鸡巴全力施展淫功口技。
 
  慕容翔惬意享受着销魂夫人的小嘴,看着销魂夫人撅着白白大屁股,唇舌卖 力,将青筋毕露的大鸡巴舔吮的啧啧有声,同时一手撸肉棒,一手揉卵蛋,像狗 一样尽心尽力的伺候自己,哈哈笑道:「夫人口舌功夫如此的犀利,幸亏这是老 夫,换做别人恐怕早就一泄如故了。哎?吴老大你怎么还不肏她。」
 
  吴龙几人正看着销魂夫人无瑕的娇躯,丰满的雪白肥臀发呆,听慕容翔一说, 略带窘意的笑道:「慕容大侠,销魂夫人这等绝色尤物,容貌、身姿皆为绝品, 我兄弟哪里曾见过如此美人,叫慕容大侠见笑了,兄弟现在就来尝尝这天下第一 神屄的滋味,嘿嘿」说完双手托着销魂夫人的玉臀,腰部微微用力,硕大的龟头 便轻轻顶开销魂夫人的两片阴唇,顺利的没入其中,毫不费力地把青筋毕露的肉 鸡巴整根插进销魂夫人的屄里。
 
  「啊……」一声悠长而满足的呻吟从销魂夫人的口中传出,一股滑腻而灼热 的插入感强烈袭来,藉着淫水的滋润,饱满肥腻的肉屄将男人粗大的阴茎深深吞 入,屄口迅速收缩向嘴唇一样含住了吴龙后面的茎桿,就向一张包着棒棒糖的小 嘴。
 
  吴龙刚刚插进销魂夫人的骚屄里,大鸡巴顿时感觉销魂夫人的屄里灼热、黏 腻,绞扭蠕动异常,吴龙将大鸡巴略微抽插几下,又感到销魂夫人的骚屄深处也 不断的蠕动,象是小嘴一张一合,大鸡巴刚肏几下,就在在这种刺激下到了射精 的边缘。
 
  吴龙连忙屏住心神,双手掐紧销魂夫人两边美臀,下体发狂地耸动着,以求 迅速堆叠的刺激跳过射精的冲动,吴龙晃动的肚皮拍击着销魂夫人的屁股,急速 的抽动一下比一下紧,终于听他哼着声喊:「呀……啊……射啦……啊……」一 声长叫!
 
  吴龙身体一下定住不动,然后马上又再抽动一下,停一下,又动几下,又再 停一下……这阵连续的动作中就听到销魂夫人从含着鸡巴的口中发出连声的闷哼: 「唔……唔……」似乎是因为吴龙用力抽送带来极大的快感。
 
  是的,那更是大量精液的射出所带来的快感。男人的生殖器官当时喷出好几 股热呼呼的精液,直射到销魂夫人肉屄深处,烫得她的子宫非常酥痒舒服。 
  吴龙终于得偿所愿,喘着粗气继续做缓和的抽动,他抚摸住销魂夫人的雪白 的美臀赞叹着:「哦……夫人真是个又贱又骚的神屄啊…虽然没肏几下就…但能 干到这样夫人的神屄真是爽死了!」
 
  吴家几兄弟见大哥肏了十几下就缴械投降,老二吴虎诧异万分的说道:「大 哥,怎么就弄这几下就……」
 
  吴龙将大鸡巴在销魂夫人的屄里抽出,略显颓废的叹口气道:「果然是神屄, 这个神屄似乎和二十多年前咱们在黄山肏那小屄一样,兄弟快点拿些金鸡不倒丸 出来,要不然我们弟兄都不是这神屄的对手。」
 
  慕容翔见吴龙插进去连半盏茶功夫不到就交货,也很吃惊,但他自认天生禀 异,却也未放在心上,一边享受着销魂夫人的口舌服侍,一边轻抚着她的头笑道: 「夫人这神屄,看来只有老夫的铁鸡巴才能满足于你,哈哈」
 
  销魂夫人吐出鸡巴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淫嚷道:「大爷,贱屄现在是大爷 们的母狗、性奴,不要夫人夫人的叫了,大爷尽管随心尽情的辱骂,放开手脚大 肏特肏贱屄就是。」摇晃着大屁股,回头对身后吴家兄弟稍显嚣张的说道:「到 谁了?快点…下一个!贱屄还要……」
 
  慕容翔哈哈笑道:「妈了个屄的,老夫就喜欢肏你们这样自甘下贱的贱种, 肏婊子都没有肏你们这样的舒服,哈哈」
 
  销魂夫人淫荡的说道:「贱屄哪敢和婊子相比,哪个婊子只收一两银子就让 大爷随便弄啊,贱屄就是婊子都不如的下贱的贱种。」
 
  慕容翔咧嘴一笑,骂骂咧咧道「妈了个屄的,欠肏的贱种」抓住销魂夫人的 头颅,扯着她的头发,粗腰挺动,啪啪的大力的肏着她的小嘴。肏的她呜呜呻吟, 腮帮子一鼓一涨的。精囊和肚皮撞击着销魂夫人的俏脸,发出的巨大啪啪声。 
  吴虎吃了数颗金鸡不倒丸后鸡巴顿时坚硬如铁,听销魂夫人淫贱的叫嚣,抱 着销魂夫人的大屁股,猛然插进销魂夫人的骚屄里,「噗!啪!」大鸡巴就快速 的在销魂夫人体内肏干起来。
 
  边肏边骂道:「肏你妈的贱货,叫你小瞧老子,看老子不肏死你这贱狗。」 
  销魂夫人被一前一后两根大鸡巴爆肏,嘴里虽然发不出声音,但她的美脚不 由得自动向两边外展成内八字,以便身体稳定的四肢着地,成为坚挺的炮台,任 凭二人的疯狂的肏干。
 
  销魂夫人被肏的美乳荡漾,摇出了淫乱乳波,吴豹、吴鹤等几兄弟几只大魔 爪也不客气的在她身上乱抓,有的扯她的乳头,有的用力地揉捏另一个大奶子, 又的用双手拍打她浑圆的美臀,有的将手指狠狠的抠进销魂夫人的屁眼,更有甚 者居然用手大力的拉撤销魂夫人的耻毛。
 
  销魂夫人此时不仅是一众男人的玩物,更是这群淫兽的泄欲工具,但轮奸是 一个漫长的过程,现在,才是刚刚开始而已。
 
  吴虎抱着销魂夫人的屁股,用力肏着她的骚屄,伴随着他胯部来回地撞击着 销魂夫人的屁股,销魂夫人阴道里的精液也不断的被他的鸡巴挤出来, 「肏你 妈的贱货,肏死你这骚屄」这个吴虎边肏边不断的喊着,他抱着销魂夫人的屁股 又干了四五十下,忽然腰部停下了,又重重的挺了几下。把鸡巴从销魂夫人屄逼 里拔了出来。吴豹不等销魂夫人阴道里的精液都淌出来就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 他可没有兴致做前戏,直接把大鸡巴插了进去。
 
  吴豹虽然也吃了不少金鸡不倒丸,但也受不了销魂夫人神屄的吸力,就肏了 几十下,随着他「啊」的一声叫喊射了出来。他的大鸡巴拔出来之后,一大股精 液从销魂夫人的屄道里喷了出来,嘴被大鸡巴狠狠肏着的销魂夫人一直闷哼着承 受着众人爆力的肏干,摇晃着雪白的屁股,两条大腿分更开,仿佛正在召唤着大 鸡巴的再次的进入。
 
  吴狼站在销魂夫人的后面,用手指将她屄内的精液抠出后,用双手搂住她的 腰,把鸡巴对准她的淫屄,「噗滋!」的一声用力的插了进去。销魂夫人的腰也 配合着前后摇动着。吴狼从腋下伸过双手紧握住丰满的乳房。慕容翔紧抓着销魂 夫人的秀发,大鸡巴像干一个臭屁眼似的,下下到底的肏干着销魂夫人的喉咙, 销魂夫人屄内的鸡巴早已被淫水淹没了,大厅里不时传来肉与肉的撞击的「啪、 啪」的声音,吴狼配合节奏不断的向前抽送着。
 
  吴狼射精后,吴鹰、吴雕、吴鹤三兄弟却学聪明了,大鸡巴一个个在销魂夫 人的骚屄里大力肏干,他们每个人都不希望轻易地结束,每个人肏了十几下待有 射精感之时,就换另一个人肏,当他们全都轮了三遍儿之后,销魂夫人的骚屄已 经被他们三个肏了百下了,三兄弟知道神屄不易对付,却开始肏销魂夫人的屁眼 儿。随着「啪啪」的肉体拍打声不停的响起,销魂夫人虽然嘴被大鸡巴狠狠的堵 着,但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一动不动的任他们奸淫已经满足不了她了。她想大声 的淫叫,却叫不出来,只能下贱的晃动她的大屁股。
 
  慕容翔御女无数怎不知现在销魂夫人的心境,突然揪起销魂夫人的头发,抬 起她的脸,「啪」的一声,扇了她一个嘴巴,笑呵呵的骂道:「他妈的贱货,弟 兄们花钱肏你的骚屄和烂屁眼儿,你却像个死人似的。别忘了你是这山庄的婊子、 贱狗,给我大声的浪叫、给我使劲儿晃你的大屁股。不然我让你好看。」
 
  慕容翔打完、骂完她之后,销魂夫人却骚浪的给了他一个媚眼儿。然后开始 骚浪的晃起了她的大屁股配合身后男人的肏干,然后一边晃着屁股一边淫贱的浪 叫到:「主人,母狗错了,啊……大爷……的鸡巴……好厉害!婊子……的屁眼 儿……被……插得……好爽啊!使劲儿……肏吧!贱屄……大爷们……随便儿… …肏的母狗啊!是……大爷们……任意发泄的……烂货啊!」
 
  销魂夫人的叫声又骚又浪。而早已经激动不已的吴家三兄弟们听了销魂夫人 的浪叫后,更加的兴奋了。他们加大了肏干的力度,鸡巴在销魂夫人的屁眼儿里 大力的肏干,「啪啪」的肉体拍打声,销魂夫人丰满的大屁股剧烈的颤动着,销 魂夫人的屁眼不似神屄,可以自带蠕动的吸力,吃了药的三兄弟大显神威的在她 屁眼里自由的爆肏着。
 
  这样的轮流肏干销魂夫人已经是经历过无数次了,三人在她屁眼里射精后已 是一个时辰的光景,她的骚屄和屁眼儿里已经是一片狼藉了。大量的精液由于没 有清理,不停的从骚屄和屁眼儿里流出。丰满的奶子被捏掐的红通通的,大屁股 上布满了红色的手印和身体撞击的痕迹。骚屄和屁眼却仍然相当的娇嫩,未红未 肿,配合着不停流出的精液,样子看起来异常的淫秽。
 
  销魂夫人骚媚的看着慕容翔,骚浪的说道:「现在该轮到慕容大爷了,我女 儿早就飞鸽传书,将慕容大爷的样貌描述的很详细,今日贱屄一眼就认出了慕容 大爷,我女儿让贱屄必须尝尝这天下第一的大铁鸡巴!」
 
  慕容翔一听,心下讨道:原来今日被选进来,还真是黑色小妖那骚屄走的后 门,老夫倒是错怪这贱人了,面上却哈哈笑道:「你女儿倒是孝顺的狠,被大鸡 巴肏了还不忘她的亲妈,哈哈」
 
  销魂夫人依旧跪趴在地上,淫荡的笑道:「我女儿年纪小,身体弱,不扛慕 容大爷的肏弄,今日贱屄定会让大爷尽情的肏干就是。」接着朝门口喊道:「了 了,你进来。」
 
  青衣小婢了了听到销魂夫人的召唤开门走了进来,销魂夫人道:「了了,你 帮我清理一下,也好叫慕容大爷肏的舒心。」
 
  青衣小婢了了乖顺的来到销魂夫人身后,蹲下身子忽然啪啪的用力拍打销魂 夫人双臀,『啪啪啪』销魂夫人富弹性的臀部发出的诱人声音。销魂夫人的白晢 屁股留着鲜红色的掌印,她的灼热的骚屄和屁眼流出更多淫液和精液。青衣小婢 了了将头趴在销魂夫人的屁股内,嘴紧贴着销魂夫人的屁眼,玉舌滑动,『稀溜 溜……』几下功夫就将销魂夫人屁眼内的精液吸了个干净,又轻车熟路的将嘴堵 住销魂夫人的骚屄,拾掇无遗的将她骚屄内的精液也舔舐了干净。当她起身的时 候,销魂夫人的骚屄和屁眼已焕然一新般的干干净净。
 
  销魂夫人站起身子说道:「叫她们几个也进来吧,给诸位大爷也清理下。」 
  了了将四个白衣女子叫了进来,四女和了了一起蹲在崂山七兽的胯下轮番的 给七兽舔起鸡巴来。
 
  销魂夫人像慕容翔媚眼一抛,娇喋道:「大爷想怎么玩贱屄,可以尽情的肏 了。」
 
  慕容翔道:「听闻你这贱狗淫功了得,你有什么花招不妨都在老驼子身上施 展,看看老驼子能不能招架得住就是。」
 
  销魂夫人眨着销魂眼淫荡的一笑,转过身,背对着慕容翔,俏首往后一仰, 小腰弯折,将她高耸柔软的大奶高高挺起。她直挺挺的后仰着头颅,垂下如云的 秀发。喉颈和下巴绷成一条直线,张开美丽的小嘴,让自己的口腔食道正对着慕 容翔的大鸡巴,笑道:「慕容大爷刚才肏贱屄得嘴舒服吗,现在这样在肏贱屄下 贱的嘴巴一定会更舒服。」
 
  慕容翔看着她红艳艳,张开到极限,如O形的小嘴,哈哈笑道:「贱货好功 力,哈哈。」。一挺鸡巴,噗!就一插到底,进入销魂夫人喉咙的深处。「呕!」 销魂夫人一声呻吟,藕臂不由得反抱着他的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