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战国时代的岛国 2
战国时代的岛国 2
   看到爱姬如此可怜的模样,政宗顿时冷静下来,十分不解的问道:「喂!你 知道自已在说什么吗?小十郎想出这种歪主意,你还帮他求饶。」
 
  「我知道…我…我已经做好觉悟……因为…我是真心爱着政宗大人,只要是 为了您,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做,但是小十郎大人是伊达家的重臣,更是您的 『龙之右眼』政宗大人,您要是失去右眼,要如何看到天下呢?」
 
  政宗想不到自已怀里的女孩,竟然能说出这番大道理,仔细一看,政宗发觉 这女孩还满可爱的,可爱的瓜子脸,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睛,因为刚才哭过的关系, 给人一种令人怜爱的感觉。
 
  政宗原本就很少跟女孩子说话,更何况是现在这种十分尴尬的情况,看到两 人全身赤裸得抱在一起,政宗害羞的别过脸,有些紧张的说道:「既然你帮他求 情,我就大发慈悲的饶了他,就当作是给田村大叔一点面子。」
 
  「太好了!我就知道政宗大人您不会这么残忍。」爱姬高兴得,对政宗又搂 又亲。
 
  政宗有些不耐烦的说:「好了好了!你也该从我身上起来吧!」
 
  「不~~行!您今天没有在人家体内射……射精…人家是不会起来的!」爱 姬固执的说。
 
  「什么!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会听你的。」
 
  政宗抱住爱姬的大腿,要把她抱起来,不料这样的一个震动,让爱姬的小穴 又痛了起来。
 
  「呜呜……不要!不要啊~!好痛!政宗大人快住手!!呜呜~!好痛!好 痛啊!求求您停下来啊~!」
 
  看到爱姬不断喊痛,政宗也不忍心,只好抱着她,让她的头靠在自已的肩膀 上,对於政宗的体贴,爱姬感到心中一阵温暖,幸福的闭上眼睛,紧紧的搂住爱 郎的脖子。
 
  这时爱姬好奇的问道:「政宗大人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啊?你想问什么?」
 
  「请问您是不是……」爱姬害羞的在政宗耳边把最后几个字给说完。
 
  政宗一听,既无奈又生气的说:「你们……啊,都当我伊达政宗是什么人啊! 本大爷可是奥州笔头,要称霸天下的独眼龙,我可是堂堂男子汉,才不是什么 『同性恋』呢!!!」
 
  「那……既然如此……您为何又一副…不愿意亲近女人的样子?」
 
  「哼!这是当然的吧!所谓男女授授不亲,再说,娶妻这种事,我要等我称 霸天下之后再做决定。」
 
  「为何要等到称霸天下?」
 
  「嗯……你自已想想看,我称霸天下,不就等於我游历了整个日本了吗?我 要走遍全国,看看各地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然后再从中选出一个最好的,能做我 伊达政宗妻子的人,一定要是全日本最好的女人!」
 
  「那……您觉得我如……如何?」听到政宗的豪情壮志,爱姬有些害怕的询 问他,身怕自已被别人比下去,甚至因此失去爱郎。
 
  「嗯……你嘛……可以说是东北第一,在全日本可能也找不到比你更好的!」 
  「真…真的吗?您不是在逗我开心?」听到爱郎如此夸讚她,爱姬心里十分 高兴,但也担心政宗只是在安抚她。
 
  「当然是真的!虽然我没去过西边的中国、四国、九州,但是也不用比了, 只要是我认定的事,就没有人能反对,爱姬,你就是我伊达政宗的妻子。」 
  「您的妻…妻子…我…不…臣妾好高兴…我能叫您一声『夫君』吗?」 
  「嗯……可以,随你怎么叫。」
 
  「那……我要叫啰…夫…夫君……」
 
  看到爱姬如此害羞的称呼自已夫君,政宗感觉身为男人的面子,受到大大的 满足,一想到两人现在是洞房花烛夜,政宗也提起「性」趣,问道:「爱姬,你 还会痛吗?」
 
  爱姬摇摇头:「不会了,谢谢您的关心。」
 
  「那好!我们来洞房吧!虽然我们还没有正式拜堂,但是我已经认定你是我 的妻子了,今天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直千金,我要上了!!!」 
  听到丈夫如此豪语,爱姬羞得满脸通红,政宗将爱姬放倒,拔出肉棒,爱姬 配合的张开双腿,等待政宗的临幸。
 
  政宗把肉棒抵在穴口,说道:「爱姬,今天是我们两人的『初战』,按照我 伊达家的传统,每次出战都要喊口号,你知道我的口号吗?」
 
  「知……知道……」
 
  「很好!那么准备啰……Areyoureadyguys?」
 
  「Y…Yes…」
 
  「很好!要再大声点喔!华丽的party要开始了!Herewego!」 
  政宗话一喊完,便挺起腰,把肉棒直接插入爱姬体内。
 
  「啊啊啊……又粗又硬的……大鸡巴……把人家干的……好爽好舒服……啊 啊啊……政宗大人……请…您用力一点……人家好爽啊……」
 
  「哼!……很爽吧!……好!我就再力一点!哈……杀!」
 
  政宗抓紧爱姬的腰部,开始卖力的猛干她的淫穴,每一下都是重重的撞击, 爱姬娇小的躯体不时的颤抖!
 
  「啊啊啊……真的……好爽……好舒服……啊啊啊……小淫娃……好喜欢… …被政宗大人干……啊啊啊……政宗大人……人家感觉好奇怪……啊……不行… …人家要尿尿了……政宗大人……不要看人家……人家要出来啊啊啊啊……」 
  爱姬大声的淫叫之后,达到人生中第一次高潮,阴道剧烈的震动,紧紧的箍 住肉棒,一股淫水喷涌而出,政宗凭着记忆知道这是女人的高潮,他不想那么早 就射出来,拚命的忍住不射。
 
  爱姬高潮后,躺在床上不断喘息,等到爱姬气息平顺后,这才想到自已刚才 的失态,害羞的用手遮住自己的脸,慌张的说:「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政宗大 人……人家……人家居然在您面前尿……尿出来了……啊啊啊……」
 
  看来爱姬似乎不知道这个叫做高潮,看她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政宗忍不住 笑了起来,爱姬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哈哈……爱姬,看来你什么都不懂,这个叫做高潮,是你们女人在做爱时 达到顶峰时的自然现象,刚刚你觉不觉得好像飞上天啦?」
 
  「真…真的耶……人家感觉好像要飞上天,脑筋一片空白。」
 
  「哈哈,没错!那就是高潮,不过我才插你几下就受不了,这样是不行的, 做爱本来就是男人和女人的战争,你没有让我射出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我知道了……人家好歹也是武士之女,早就有上战场的觉悟…政宗大 人……人家…等一下一定会让您射出来……取得胜利的!」
 
  「很好!再来一战吧!哈………杀!」
 
  政宗再次挺腰猛插,爱姬紧抓床单,拚命的忍住不泄,政宗见爱姬挺能忍的, 决定变换攻势,他要爱姬起身,把手放在床头,让屁股翘起来,露出粉嫩的小穴。 
  政宗一手抚摸淫穴,然后舔着手上的淫水,忍不住讚叹道:「嗯~~味道挺 不错的嘛!比刚才喝得葡萄酒还棒!!!」
 
  「政…政宗大人……请您不要折煞臣妾……那里很…很髒……而且这个姿势 好…好丢脸……」
 
  「哼!爱姬,这叫『狗交式』你放轻松点,好好享受吧!」
 
  政宗话一说完,再次挺腰猛干,爱姬爽得放声浪叫,这个姿势正好能干到爱 姬的G点,爱姬只觉得每次肉棒插进来时,一碰到那个地方,就感觉特别爽,酸、 麻的感觉从小穴传遍全身,舒服的令人陶醉。
 
  「啊……啊……好棒!好舒服!啊……啊……大肉棒在体内冲撞……啊~ ~ 啊~~政宗大人请用力一点~啊~~啊……就是那里……对…对……啊~~好爽 啊~~」
 
  听着爱姬的浪叫声,政宗虽然也觉得很爽,但是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这才 自已还没有抚摸妻子的玉乳,政宗趴在爱姬身上,伸手搓揉那对晃动不已的玉乳, 还不时挑逗那小巧可爱的阴蒂。
 
  在三重攻击之下,爱姬渐渐的支持不住,娇声抗议道:「政…政宗大人…… 您…太过份了……怎么可以…乱摸人家…这样……人家又要泄了……您…犯规啦 ]
 
  第二章「今川之野望」
 
  今川义元,是战国时代早期,实力很强大的大名,人称「东海道第一神射手」 的他,拥兵自重,又是名门出身,在当时是最接近「天下人」宝座的战国大名。 
  虽然他后来成了织田信长掘起的垫脚石,但是在那之前他也有着称霸天下的 美梦,也就是所谓的「今川之野望」。
 
  某一天,今川义元窝在房里处理政务,批改完最后一份公文后,义元伸个懒 腰,说道:「呜……呜……累死我了,怎么有这么多事情要我处理呀!唉…真是 的……」
 
  累了一整个早上,义元觉得有些烦闷,但又不想去院子里踢蹴踘,突然间他 想到了一件事,露出了淫荡的表情,先是到门外看看,确定没人之后,就在门上 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接着拿出一把钥匙,把上锁的箱子打开,拿出一本书, 一脸淫荡的翻了又翻。
 
  这本书名为「战国美女名录」,内容是今川义元每天派人去调查全日本所有 的美女,将她们的相貌、个性、三围、专长……等等,通通都记录下来,而且义 元还找京都知名的春宫图画师,将美女们画上10页的春宫图,再加以编制而成。 
  每当义元要自慰打枪时,都是用这本战国美女名录的美女们来当作幻想对象, 义元一边脱下裤子,一边淫荡的说:「哼!哼!战国美女名录的美女们啊!今天 我义元大人,又来临幸你们啦,你们一个个排好队,我马上来,哈哈哈!!!」 
  义元翻了又翻,有些兴奋的说:「呵呵!看来看去,还是织田的浓姬、浅井 的阿市、前田的阿松,以及上杉的春日最棒啦!」
 
  义元一直有着他的野心,他朝思暮想着要上京,然后统一近畿,接着再挥军 四方,然后一统天下,而他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将天下所有的美女都纳入自已的 后宫,然后他就可以享受酒池肉林的生活了。
 
  义元一边?管,一边幻想自已的霸道之路,先是用外交政策,丈着自已与德 川家康的父亲——松平广忠的交情,逼迫家康投降,然后用「战国最强」的本多 忠胜打前锋,在桶狭间大破织田军,趁势攻下尾张,活捉织田信长。
 
  「呜……呜……可…可恶……本王乃是征霸天下的魔王……竟然在这里被… …可恶的今川小丑……呜……呜……啊啊啊啊!!!」
 
  「呵!呵!呵!织田信长啊!不管你是不是征霸天下的第六天魔王,你都不 是有着东海道第一神射手之称的,我的对手!你那天下布武的野心就由我来完成, 你放心吧!呵!呵!呵!」
 
  「可恶的今川小丑……你!!!」
 
  信长本来还想骂两句,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给带走了,对此,义元感到 很满意。
 
  突然有个小兵跑过来说道:「起禀主公,您要的浓姬,我们已经抓到了。」 
  义元一听,高兴的说「呵呵!抓到了是吗?来人啊,把她带到我房里去。」 
  「尊命。」
 
  过了一会儿,浓姬被带到义元眼前,看着眼前被五花大绑,但依旧貌美如花 的人妻少妇,义元不由得兴奋起来。
 
  浓姬一看到义元,破口骂道:「可恶的今川义元,你马上放了上总介大人, 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呵呵!浓姬,你不要说笑了,现在你被我抓住,还能威胁我什么?嘿嘿! 其实要我放了织田信长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其实很简单,你只要答应做我的女人,把我服侍的舒舒服服的,我就放了 织田信长。」
 
  浓姬大惊,骂道:「可恶的今川义元,你不要作梦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喔!是吗?那就算了,我就摇个铃,叫人去把信长给斩了。」
 
  义元一边说,一边拿起手摇铃,准备叫人,浓姬大惊,赶紧说道:「慢…慢 着,你说的条件……我答应。」
 
  义元大喜,笑道:「呵呵!你肯答应啦,那好我帮你把绳子解开,你可别想 耍花样啊!要是我出了什么意外,我的手下就会直接杀了信长喔!」
 
  义元心急的把绳子解开,浓姬原本打算直接挟持对方,逼士兵们放了信长, 但是又担心如果义元说的是实情的话,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信长直接被杀就不 好了。
 
  义元笑道:「呵呵!好啦,浓姬你快点把衣服给脱了,要是你不照作的话, 我就直接摇铃,叫人去把信长给斩啦!你难道不想救信长了吗?哈哈哈!」 
  听着义元淫荡的笑声,浓姬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脱衣解带,义元看得好兴 奋,他也主动的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
 
  当浓姬脱到只剩下内衣时,手就停了下来,义元不满的说道:「喂!喂!喂!, 我说浓姬啊!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你要是不快点把衣服给脱了,我就 直接摇铃,叫人去把信长给斩啦!你难道不想救信长了吗?嗯!」
 
  义元手持摇铃,似乎随时都会开始摇起来,浓姬别过头去,咬紧牙关,把身 上最后一件的内衣给脱了,心想:「上总介大人,真是抱歉,阿浓对不起你!」 
  义元看到浓姬那婀挪多姿的身体之后,差点就要喷鼻血了,只见浓姬皮肤雪 白,丰满的双峰,饱满圆闰,乳晕不大,乳头为暗红色;再下来是纤细的水蛇腰, 让整体看起来凹凸有致;阴毛茂盛,看来浓姬也是个性欲极强的欲女;修长白皙 的美腿,右边大腿上还有着蓝色蝴蝶的刺青。
 
  最后浓姬的三围是:B88/ W57/ H87(E- cup)
 
  看到浓姬的裸体后,义元的肉棒迅速膨胀,在浓姬旁边绕来绕,虽然伸出狼 爪,但是却不知该如何下手,浓姬在他面前赤裸着身体已经很不满了,又看到义 元一副痴汉的样子就更为愤怒。
 
  浓姬心想:「呜……气死人!我浓姬居然在一个变态面前赤裸着身体,但是 为了救出上总介大人,我必须忍耐……不过,我可不想就这样放过他,有没有什 么方法……啊……有了!」
 
  正当浓姬在思索着要如何恶整义元的时候,她把目光集中在刚刚用来绑住自 已的绳子,经通SM技术的浓姬已经有好的对策了。
 
  只见浓姬用极为挑逗的语气,再加上诱人的动作,不断的勾引义元,浓姬诱 惑的说:「嗯~~义元大人~~你不要这样色瞇瞇的看着人家嘛~~人家又不会 跑到,你想怎么玩都随便你,不过………」
 
  浓姬在义元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还不断的抛媚眼,如此诱人的挑逗,让 义元都快要受不了了,但是他又很好奇浓姬最后的一句话。
 
  「浓……浓姬,你说『不过』然后呢?」
 
  「不过………你必须先陪我玩个游戏,只要你赢了,我就随便你,任你摸、 任你插,要怎么样都行……啊~~」
 
  义元一听,差点忍不住要扑过去,但是他还是忍了下来,激动的说:「好! 好!好!你要玩什么游戏都行。」
 
  「那好……你先把眼睛矇起来。」
 
  浓姬顺手拿了一条丝带,把它交给义元,义元也猜出大概要玩什么游戏了, 兴奋的说:「好!好!好!不过……你可别耍花样啊!让我看不见,然后偷跑去 救信长,这是没有用的,信长的监牢有我的士兵们把守,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 靠近。」
 
  这点浓姬早料到,但是为了放松义元的戒心,故意撒娇的说:「嗯~~讨厌 啦~~义元大人~~你不要这样胡思乱想,快快快,赶快把眼睛矇起来,然后你 来抓我,要是我被你抓住就算你赢,我就任你处置,任你摸、任你插,要怎么样 都行~~嗯~~」
 
  听到浓姬如此撒娇,义元赶紧把眼睛矇起来,然后伸出狼爪,淫荡的说: 「嘿嘿!浓姬,我来啦!」
 
  「啊~~大人~~阿浓在这呢~~」
 
  「哼哼!哪里跑,我一定要抓到你!」
 
  两人就在房间里上演如此淫荡、下流的戏码,浓姬趁机拿走绳子,然后站在 较为空旷的地方,娇喊道:「义元大人~~阿浓在这边~~」
 
  「在那边是吧,好,看我怎么抓到你!」
 
  义元傻傻的冲过来,轻易的就掉进浓姬的陷阱里,只见浓姬伸出一支脚,拌 倒义元,趁他摔倒在地上,用很快的速度把他捆绑起来,只花短短的五秒钟,义 元就被五花大绑的吊在房间里。
 
  义元被绑起来后,慌张的叫道:「喂!浓姬快放开我啊!难道你不想救信长 了吗?来人啊!快救我啊!浓姬要造反啦!快………啊!!!」
 
  义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浓姬打了一巴掌,疼的大叫一声。
 
  「哼!你这变态、下流的傢伙,我浓姬岂会委身於你,还要我服侍你,做梦!」 
  浓姬话一说完,又打了一巴掌,义元疼的大叫一声:「哇啊——!哼,可恶 的浓姬,等我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哦~~人家好怕~~哼!笑话,现在是看我怎么收拾你吧!」
 
  「你……你想怎么样啊?要我放了信长那是绝不可能的。」
 
  「呵呵,我们先不谈这事,刚刚我忘了说,这场游戏是我赢了,所以换你要 被我处置,你纳命来吧!」
 
  浓姬拿起一条带子,就像皮鞭一样,重重的打在义元身上,让他疼的哇哇大 叫,但是,久而久之,义元却有种爽快感,原本就胆小如鼠、虚张声势的他,一 旦被打,很快就成了「M」奴隶。(M代表受虐狂的意思)
 
  义元痛快的呻吟道:「喔……爽…超爽的啦……快!快!再用力点!」 
  「呵呵,真是丢脸啊!今川义元,你这副模样被人看到了,那可是丢了你祖 宗十八代的脸啊!哈哈,再叫大声一点!」
 
  两人就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方式,持续了一个小时,义元被打的混身 是伤,浓姬也累得满头大汗,香汗淋淋的她显得更有魅力,浓姬觉得自已全身是 汗,小穴更是流了一些淫水。
 
  原来浓姬有个怪癖,虽然她是个「S」但也是个「M」,每次像这样玩过, 小穴总是骚痒难耐。
 
  浓姬心想:「啊~~讨厌~~小穴好痒,人家好……好想要~~」
 
  浓姬伸出手指,开始爱抚自已的小穴,但是却越弄越痒,只见她媚眼如丝、 轻舔嘴唇,一副飢渴的样子。
 
  正当浓姬为欲火焚身而苦恼,她转头看看今川义元,只见他气喘吁吁,跨下 的肉棒却硬的直挺挺的,浓姬虽然讨厌他,但是为了让自已出出火,也只好将就 一下。
 
  浓姬快速的松绑义元,但是又很快的把他变成另一种绑法,义元现在成了一 个「人」字,手脚都被固定在角落,让他动弹不得,就在义元不知所措的时候, 浓姬站在他面前,用脚踩着他的肉棒,义元爽到不行,开始呻吟起来。
 
  「喔……爽…超爽的啦……快!快!再用力点!再多踩我几下,爽死人了!」 
  「呵呵,真是个大变态,你倒是爽了,也该我了吧。」
 
  浓姬张开大腿,蹲在义元的肉棒上,小穴对准以后就插了进去,这种充实的 满足感让浓姬爽叫一声:「啊~~好爽啊~~」
 
  然后浓姬开始激烈的晃动身体,抽插起来,这时义元觉得自已的肉棒好像被 一个东西所包覆,如此爽快的感觉不断的刺激着他的大脑,再加上浓姬不断的晃 动,和淫荡的呻吟声,让义元整个爽到极点。
 
  「喔!喔!不行了……这种感觉……超…超爽的……喔!」
 
  「呵呵!更爽吧,要是你没有让我泄出来,我可不会饶过你。」
 
  浓姬话一说完,开始拚命的扭腰摆臀,胸前一对巨乳更是晃动不已,浓姬伸 手解开发带,披头散发的她,像飢渴的荡妇似的不断的放声浪叫。
 
  最后,义元忍不住的射了出来,足足喷了一公尺远,他累得躺在地上喘息: 「呼!呼!真是累死我了!」
 
  此次的幻想,让义元感到大大的满足,不过自已居然是个「M」,这让他感 到不可思意,虽然只是幻想,但是却很真实。
 
  义元拿出草纸(古代的卫生纸)稍微清理一下之后,又拿起书开始幻想起来, 心想:「这一次我要好好的重振雄风,我看看哪个好……啊!就是她了。」 
  义元一边?管一边幻想,在攻下尾张之后,便可打通上京之路,但是织田的 盟友「浅井家」一定会跑来乱,但是连信长都能打败,小小的浅井长政又有何能 耐。
 
  在「战国最强」的本多忠胜的武勇下,浅井军兵败如山倒,小谷城两三下就 被攻陷,而那满口正义的浅井长政,自然是被活捉。
 
  「可…可恶……我可是正义……正义居然会被打败……这不可能的……呜… …呜……」
 
  「呵!呵!呵!浅井长政啊!不管你是不是正义的化身,你都不是有着东海 道第一神射手之称的我的对手!呵!呵!呵!」
 
  「可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很好!有志气,来人啊,把他带下去,关进牢里。」
 
  小兵:「是!」
 
  突然有个小兵跑过来说道:「起禀主公,您要的阿市,我们已经抓到了。」 
  义元一听,高兴的说「呵呵!抓到了是吗?来人啊,把她带到我房里去。」 
  「尊命。」
 
  过了一会儿,阿市被带到义元眼前,看着眼前被五花大绑,但依旧貌美如花 的人妻少妇,义元不由得兴奋起来,心想:「真不亏是战国第一美女啊!」 
  阿市一看到义元,苦苦的哀求道:「今川义元大人,请你马上放了长政大人, 求求你……呜呜……」
 
  阿市一边说一边哭了起来,义元看到这里,觉得自尊心感到大大的满足,但 他也不是个霸道至极,没血没泪的人,看到阿市那么可怜,义元突然间变得温柔 起来。
 
  「呵呵!阿市,你不要哭了,要我放了长政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要答应我一 个要求。」
 
  「什么要求?」
 
  「其实很简单,你只要答应做我的女人,把我服侍的舒舒服服的,我就放了 长政。」
 
  阿市大惊,慌张的说道:「这……不行!那是不可能的,我不能背叛长政大 人!」
 
  「喔!是吗?那就算了,我就摇个铃,叫人去把长政给斩了。」
 
  义元一边说,一边拿起手摇铃,准备叫人,阿市大惊,赶紧说道:「慢…慢 着,你说的条件……我答应。」
 
  义元大喜,笑道:「呵呵!你肯答应啦,那好我帮你把绳子解开,你可别想 耍花样啊!要是我出了什么意外,我的手下就会直接杀了长政喔!」
 
  义元心急的把绳子解开,阿市原本就没有什么主见,虽然想救自已心爱的丈 夫,但是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任人摆佈。
 
  解开绳子后,义元笑道:「呵呵!好啦,阿市你快点把衣服给脱了,要是你 不照作的话,我就直接摇铃,叫人去把长政给斩啦!你难道不想救长政了吗?哈 哈哈!」
 
  听着义元淫荡的笑声,阿市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脱衣解带,义元看得好兴 奋,他也主动的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
 
  阿市虽然不像浓姬那样是个女强人,在敌人面前能够面不改色的战斗,但是 要他在别人面前脱光衣服,她还是犹豫了一下,手也停了下来。
 
  看到阿市的手停了下来,义元不满的说道:「喂!喂!喂!,我说阿市啊! 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你要是不快点把衣服给脱了,我就直接摇铃,叫 人去把长政给斩啦!你难道不想救长政了吗?嗯!」
 
  看到义元手持摇铃,似乎随时都会开始摇起来,阿市害怕的哭喊道:「拜託! 求求您不要摇铃,我…我脱就是了……」
 
  阿市别过头去,咬紧牙关,把身上的衣服给脱光了,心想:「长政大人,真 是抱歉,这都是阿市的错,阿市对不起你!」
 
  义元看到阿市那完美的身体之后,差点就要喷鼻血了,只见阿市皮肤雪白, 丰满的双峰,饱满有弹性,乳晕不大,乳头为鲜艳的粉红色;再下来是纤细的小 蛮腰,平坦且无一丝赘肉;阴毛稀疏,只有些微的毛覆盖在阴唇上;修长白皙的 美腿,让人想亲吻一番。
 
  最后阿市的三围是:B89- W57- H87(F- cup)
 
  看到阿市的裸体后,义元的肉棒迅速膨胀,在阿市旁边绕来绕,虽然伸出狼 爪,但是却不知该如何下手,阿市在他面前赤裸着身体已经很害羞了,又看到义 元一副痴汉的样子就觉得好羞耻。
 
  阿市心想:「呜……好想死喔!居然在长政大人以为的男人面前赤裸着身体, 但是为了救出长政大人,我必须忍耐……」
 
  看到阿市一脸害羞的样子,再加上她只是用手遮住自已的重要部位之外,就 没有其他的动作,这点让义元感到很满意,心想:「很好,真是好极了!我猜的 果然没错,相较浓姬的泼辣,阿市完全就像是一只温驯的小狗,一只可以任人玩 弄的小狗,哈哈!这一次我可要好好的发泄一番。」
 
  义元伸出他的狼爪,粗鲁的玩弄阿市的巨乳,在他的搓揉之下,雪白的巨乳 变化成各种形状,义元对这对巨乳感到很满意:「嗯~~不错,真是不错!不但 又大又软,还很有弹性,阿市……舒不舒服啊?嗯~~」
 
  「才……才没有……呜……」
 
  「嘿嘿!还在逞强,你看,你的乳头都硬起来了,还说没感觉,哼哼,真是 只淫荡的母狗!!」
 
  阿市听到义元如此羞辱她,慌张的说:「才……才不是……阿市才不是什么 母狗……啊……痛……好痛……义元大人~~请您不要再捏阿市的乳头,我什么 都愿意做。」
 
  「呵呵呵!那好,你来给我乳交吧!」
 
  「乳……乳交吗?!好……我马上做……」
 
  阿市跪在地上,用双手托着自已的巨乳,开始帮义元乳交,厚实柔软的乳肉 像是阴道紧紧夹住义元的肉棒,再加上阿市那无辜又可爱的表情,用她傲人的大 奶子在自已的胯下乳交,这淫荡的景色,征服的快感由然而生!
 
  过了一会儿,义元觉得单纯的乳交不够爽,於是对阿市命令道:「阿市,除 了乳交以外,你也试试口交。」
 
  「口交!………好,我知道了…」
 
  阿市卖力的给义元口乳交,不断的吞吐义元的肉棒,用小香舌轻舔龟头的周 围,如此爽快的感觉,传遍了义元全身上下,突然觉得腰部一麻,义元喊道: 「喔……爽……真是太爽了……啊……要射了!」
 
  突然间,义元精关一开,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阿市被这突如其来的射精吓 了一跳,呆呆的跪在那边,被精液喷的满脸都是,巨乳上也沾到不少。
 
  射完精后,义元爽的呼了一口气:「呼……真爽啊……喂!阿市,快来帮我 舔乾净。」
 
  「啊?!……是!是!马上来。」
 
  阿市张开樱桃小嘴,吸舔着肉棒上的精液,舔乾净之后,肉棒又重振雄风, 这次义元不再怜香惜玉,直接推倒阿市,把肉棒对准小穴,阿市大惊,拚命的想 推开义元,求饶道:「义元大人……那里不行,不可以!」
 
  「哼!谁说不可以,我偏要插啊啊啊!!!」
 
  「啊!!!」两人异口同声的叫道,只是义元是爽快的呻吟声,而阿市是痛 苦的惨叫。
 
  义元扛起阿市的大腿,拚命的猛插,在小穴的攻势之下,阿市也无力反抗, 只好呻吟道:「啊……啊……啊……义元大人……那里不行,不可以……快…快 拔出去……啊啊……」
 
  「哼哼!休想!这么棒的淫穴……要是没有插它个几百次……我今川义元就 是个笨蛋……呼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