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战国时代的岛国 1
战国时代的岛国 1
   小十郎一听,怒道:「大胆!你在胡思乱想什么!政宗大人他绝对不是那样 的人!!!」
 
  火头兵长看到小十郎动怒,害怕的低下头说:「小十郎大人请您息怒,我… …我只是说出心中的想法,而且……您想想看,笔头他可曾带女人到自已房里睡, 而且要是禁欲太久……然后突然间酒后乱性……那就不好了……」
 
  「够了!少说那些有的没的,你敢乱讲话,我一定会杀了你,现在马上给我 滚!!!」
 
  「是………是………我马上滚………」火头兵长话一说完,马上逃出房间。 
  小十郎忍住心中的怒火,开始吃起饭来,想藉此转移注意力,但是他心里想 的全是刚才的事。
 
  「哼!政宗大人他绝对不是那样的人!说什么禁欲太久、酒后乱性、太久没 碰女人,哼!身为武士这些本来就该少碰为妙!!!」
 
  小十郎越想越气,又多吃了几口饭,本来想就此忘了这件事,然而,人总是 这样,你平常很少会去想的事情,一旦去想了,便会在意的不得了,即使是小十 郎这样平时很冷静的人也是一样。
 
  小十郎回想起以前,他那同母异父的姐姐–喜多,曾经做过的一些事。 
  喜多是伊达政宗的奶妈,从政宗小时便抚养他长大,为了政宗的教育,喜多 可以说是尽心尽力,即使是「性教育」也一样,但是政宗一看到男女生殖器的图, 只说了一句:「Thatiscrazy。(这太疯狂了)」以此回绝,跑去找 小十郎练剑。
 
  但是喜多并没有放弃,她以为政宗只是年纪小,对於这种事不感兴趣,等到 政宗15岁时,喜多拿了一堆美女图跟春宫图给政宗看,但是全被政宗用刀给砍 成碎片。
 
  即使如此,喜多还是没有放弃,等到政宗18岁时,喜多叫了几个年轻貌美 的侍女们,趁政宗不注意时,直接扑倒在他身上,但是政宗却气到直接用「Cr azyStream(疯狂激流)」把侍女们给轰出去,这下喜多才不得不放弃, 而这件事一传出去,也就没有任何一个侍女敢靠近伊达政宗了。
 
  想到这里,小十郎开始不安起来,又想到政宗唯一笑开怀的时后,就只有跟 真田幸村交战的时候,以前认为那是武士们之间,「即是敌人,又是朋友」的友 情象徵,但是现在看来,反而像是男人与男人之间,不寻常的「基情」! 
  小十郎一想到这里,忍不住大叫:「哇!不会的!不会的!政宗大人他绝对 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越是去想,就越难释怀,小十郎心想:「不行!我不能发疯!这是悠关 伊达家的大事,但是该怎么做呢?」
 
  最后,小十郎决定找几个信得过的「重臣」来商量。
 
  过了一会儿,「重臣」们全部到小十郎的房间集合,而所谓的「重臣」,也 就是动画版的那四个小兵而已。(名字我忘记了,请大家自行补脑——笑) 
  小十郎坐在上坐,双手抱胸,一脸严肃的说道:「今天找你们来是有很重要 的事情,要跟你们商量。」
 
  四人都以为是有什么密秘任务要交代,所以都战战兢兢。
 
  只听小十郎说:「为了解决政宗大人」禁欲过度「,以及」不曾碰过女色 「的问题,你们有何良策尽管提出来!」
 
  四人本来以为是有什么大事,结果是这种事情,忍不住笑道:「哈哈哈!小 十郎大人,您别说笑了!笔……笔头竟然不曾碰过女色……哈……」
 
  这四人原本想笑下去,但是小十郎却拔刀,抵着他们的脖子,一脸愤怒的说: 「你˙们˙几˙个……要是敢再让我听到笑声,我就送你们下地狱去!!!」 
  四人看到小十郎像恶鬼一样恐怖,都害怕的乖乖闭上嘴巴。
 
  小十郎把刀收起来后,说道:「事情就是如此,你们有何良策?」
 
  四人低着头,开始动起脑筋来,10分钟过去了,依旧没有良策,小十郎虽 然很心急,但是也不能嗺他们。
 
  飞机头:「嗯~~!真是伤脑筋啊!」
 
  眼镜男:「想不到笔头会是个这样的人。」
 
  低马尾:「想要让脾气暴躁的笔头,喜欢女孩子。」
 
  矮胖子:「到底该怎么做呢?」
 
  看到众人想不出办法,小十郎便把以前姐姐喜多所做过的事,告诉他们,看 看是不是这个原因才造成的。
 
  四人想了一下,纷纷说道。
 
  飞机头:「我觉得笔头应该不是讨厌女人,只是害羞罢了。」
 
  眼镜男:「但是要如何让女孩子靠近笔头呢?」
 
  低马尾:「我认为应该找个身份高贵,又跟伊达家有交情的千金小姐,这样 比较适合,一来笔头应该不会冒犯她,二来笔头也不是那种见人就砍的人。」 
  矮胖子:「但是要上哪找千金小姐呢?」
 
  四人又低头想了一下,突然间,大家眼睛一亮,一口同声的说:「有了!」 
  小十郎一听,追问道:「喔!是谁呢?」
 
  飞机头:「说到身份高贵……」
 
  眼镜男:「又跟伊达家有交情的……」
 
  低马尾:「也只有那户人家了。」
 
  矮胖子:「没错!没错!」
 
  小十郎:「呜?到底是谁呢?」
 
  四人:「那就是三春城主——田村清显的女儿,爱姬小姐!」
 
  小十郎:「爱……爱姬小姐?」
 
  「田村爱姬」是伊达政宗的正室妻子,人如其名,是个端庄贤淑、甜美可爱 的美人儿,十二岁时就嫁给政宗,但是两人年纪尚小,还不懂爱情,后来渐渐好 转,只是爱姬一直没有生育,一直到两人结婚二十年后,才生下第一个儿子—— 忠宗。
 
  后来秀吉为了远征朝鲜,下令要全国大名将妻子送到大阪城当人质,爱姬为 了让政宗放心,经常写信告诉他,自已的情况很好,叫他不用担心。
 
  政宗临死前,曾为爱姬写封遗书,象徵两人的爱情,爱姬最后出家为尼,一 直为政宗守墓。
 
  (碍於BASARA是个不按照历史的故事,所以政宗才会单身,也才会有 这篇故事。)
 
  爱姬的名号,小十郎也略有所闻,仔细想一想,论身份、论交情,以及其他 因素,在多方面的考量下,爱姬确实是最适合伊达政宗的妻子。
 
  小十郎:「既然如此,那么我马上去拜访田村大人,请他一定要把爱姬小姐 嫁给政宗大人,你们几个,这事极为重要,千万不可以说出去,尤其是不能让政 宗大人知道,明白了吗?」
 
  四人:「明白!!!」
 
  见四人守口如瓶的样子,小十郎才放心的骑上快马,朝着三春城的方向前进。 
  来到了三春城,小十郎表名来意,在侍卫的带领下,来到了会客室。
 
  田村清显很高兴小十郎的到来,热情的说:「片仓大人,欢迎欢迎!您远道 而来真是辛苦了。」
 
  接着马上要人准备凉茶,等小十郎喝完一杯之后,问道:「那个……片仓大 人,您此次前来有何贵事?」
 
  小十郎直接跪下,磕头说道:「田村大人,在下有一事相求,这关系到我们 伊达家的存亡,要是您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
 
  看到小十郎如此正经,田村清显吓了一跳,连忙将他扶起来:「哎呦!片仓 大人,您快请起,究竟是什么事那么严重?还……还关系到伊达家的存亡!」 
  小十郎:「田村大人,那就恕我直言了,请您将令千金,爱姬小姐嫁给政宗 大人吧!」
 
  田村:「什……什么?要我将爱姬嫁给政宗大人!!!」
 
  这对田村清显是晴天霹雳的大事,毕竟爱姬是他的掌上明珠,比他的性命还 要重要,而伊达政宗又是「奥州笔头」,其武勇和威名,在东北地区是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田村也不敢冒犯伊达家,但这件事太让他为难了。
 
  小十郎继续说道:「田村大人,请您答应,请您将令千金,爱姬小姐嫁给政 宗大人吧!」
 
  田村稍微冷静下来之后,慢慢的说:「请……请您等一下,片仓大人,您为 何执意要我将爱姬嫁给政宗大人呢?难道没有别的人选了吗?」
 
  小十郎:「田村大人,论身份、论交情,也只有爱姬小姐最适合,这是我多 方考量之后得到的结论。」
 
  田村:「那你也用不着这么急啊!」
 
  小十郎:「要是不快点的话!政宗大人他可能……可能……」
 
  田村:「可能?可能什么?片仓大人您快说啊!」
 
  小十郎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一样,这才把心里的话告诉田村清显。
 
  田村清显一听,惊讶的说:「什么!!!您……您说政宗大人他可能……可 能是……」
 
  小十郎:「没错!政宗大人很有可能就是您想的那个样子,所以,我才会急 着来拜託您这件事!」
 
  这让田村不知该说什么,想不到传说中的伊达政宗,竟然是个『同性恋』, 这种「基情四射」的事情,真叫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田村站了起来,一边走,一边用扇子轻拍自已的脑袋,想了又想,然后说道: 「片仓大人,我身为爱姬的父亲,为人父母的总是希望自已的女儿,可以嫁给自 已喜欢的意中人。」
 
  小十郎:「这个是当然的!」
 
  「那么……要是爱姬不喜欢政宗大人,那恕我田村无能为力了。」
 
  「这个请您放心,我片仓小十郎景纲,也不是个无理的人,若是爱姬小姐真 的不喜欢政宗大人,那在下也不会强求。」
 
  「那好,您就跟我来吧。」
 
  在田村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内院,田村打开门,在房间里的,是一位年轻 貌美,长相甜美可爱的少女,正在跟几个侍女们学做刺绣,一看到田村,少女露 出甜美的笑容,轻喊一声:「父亲!」
 
  小十郎心想:「这人就是爱姬小姐吗?真是个比传闻还要棒的姑娘!希望她 能够答应这件事。」
 
  田村笑着走过去,拥抱着女儿,然后说道:「爱姬啊,你在学刺绣吗?」 
  爱姬:「是的!父亲,等我练好,我就做件衣服给您。」
 
  田村一听,感动的说:「呜……呜……真是乖女儿!」
 
  这时田村才想到有客人在旁边,赶紧恢复严肃的态度,然后说道:「那个… 爱姬啊,父亲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一下,你们几个先退下吧!」
 
  「是的,老爷!」侍女们行完礼后,转身告退。
 
  田村确认外面没人之后,说道:「爱姬啊,我先跟你介绍,这位是……」 
  「恩~~父亲您先别说,让我猜猜,嗯……茶色的大衣,再加上严肃的眼神, 以及脸上的伤疤,您一定是伊达家的片仓小十郎大人吧!」
 
  看到爱姬天真无邪的样子,小十郎感到一股亲切感,说道:「是的!在下就 是伊达军的片仓小十郎景纲,想不到爱姬小姐知道在下,真是荣幸。」
 
  爱姬摇摇头:「嗯~~小十郎大人很有名嘛,对了!您亲自来是有什么要事 吗?」
 
  田村说道:「那个……爱姬啊,这事是关重大,你一定要仔细考虑清楚,明 白吗?」
 
  爱姬:「明……明白!」
 
  田村:「爱姬,你愿不愿意……嫁给政宗大人?」
 
  「什……什么啊!!!!!」
 
  爱姬吓了一跳,惊讶的大叫一声,田村先安抚她的情绪,然后说:「爱姬, 你明白我刚才所说的吗?」
 
  爱姬点点头:「明……明白!可…可是,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小十郎开口说道:「爱姬小姐,关於这一点,让在下来解释吧!」
 
  小十郎简单的说明原因,爱姬听的脸红心跳,小声的说:「想……想不到政 宗大人居……居然是……」
 
  小十郎开口说道:「爱姬小姐,事情就是这样,请您答应嫁给政宗大人吧! 我小十郎,代表伊达家拜託您!!!」
 
  爱姬:「这个……那个……」
 
  田村:「爱姬,你不愿意……是吗?」
 
  「没……没有!」爱姬连忙摇头,然后害羞的说:「只……只是这件事太突 然了…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小十郎:「爱姬小姐,我知道事情很突然,但是我希望能在今天听到您的答 覆。」
 
  看着小十郎热烈的眼神,像是诚恳的拜託她,希望她答应;其实爱姬很喜欢 政宗,独眼龙的大名,她早就心仪很久,甚至有一次,她在几个侍女的掩护下, 偷偷的跑到米泽城,为的就是目睹政宗的风采,帅气的脸庞、简单又不失风采的 南蛮盔甲,再加上豪气的怒吼声,让爱姬心里小鹿乱撞。
 
  爱姬鼓起勇气,说道:「小十郎大人,那个……我……我愿意…我愿意嫁给 政宗大人!」
 
  听到爱姬的回答,小十郎感动的心在飙泪,但是爱姬却说:「可……可是, 要是政宗大人真如您所说是个……那该怎么办?」
 
  小十郎:「关於这一点,在下早有良策。」
 
  「喔!什么办法?」父女俩人同时问道。
 
  「那就是……」小十郎在两人耳边小声的说,但是内容却让他们惊讶连连。 
  「什么!!!!」父女俩人同时说道。
 
  爱姬:「小……小十郎大人,真的要用您说的方法吗?」
 
  田村:「片仓大人!您不要太过分了!怎么可以用这种方法!」
 
  小十郎磕头说:「我知道这样很无理,但是为了政宗大人,为了伊达家,也 只有这个办法了,我小十郎事后,一定会切腹以死谢罪的!!!」
 
  田村清显原本想拒绝然后送客的,不料女儿爱姬却说:「小十郎大人,那个 ……我……我愿意!」
 
  田村大惊,抓着女儿的肩膀,有些激动的说:「爱…爱姬呀,你想清楚了吗? 片仓大人他可是要你……」
 
  爱姬:「父亲!女儿已经想清楚了,只要能嫁给政宗大人,不管是什么方法 我都愿意!」
 
  「爱姬……唉…好吧,如果你真的想这么做,父亲不会阻止你,我只希望你 能够幸福,嫁给一个自已喜欢的人。」
 
  「谢谢您,父亲!」爱姬话一说完,感激的抱住自已的父亲。
 
  父女两人都把话说明白,并且达成共识,两人抱在一起的画面,真是令人感 动。
 
  小十郎虽然感动,但是大事要紧,说道:「田村大人、爱姬小姬,既然两位 都下定决心,那么计画如下……」
 
  小十郎和田村清显跟爱姬讨论了两个时辰,到天快黑时才结束。
 
  这时,在米泽城里,伊达政宗原本打算吃完午饭后,就去找小十郎练习一下 招式,顺便讨论南征的事情,不料,他找来找去都找不到小十郎。
 
  「真是的!小十郎这傢伙是跑到哪里去啦?」政宗一边抓头,一边抱怨道: 「就连那四个也没有看到小十郎的踪影,他也不是那种一声不响就不见的人啊。」 
  政宗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到城门口去问问看:「喂!你们有看到小十郎吗?」 
  「片仓大人吗?他不久前骑着马,说有要事要办就朝北方跑去。」
 
  「北方?难到他是去找三春城的田村大叔吗?算了,不管了,反正他天黑之 前应该会回来。」
 
  政宗就这样一直等到天快黑时,才看到归来的小十郎,政宗问道:「喂!小 十郎,你跑到哪去啦?害我一直找你都找不到!」
 
  小十郎早就想好藉口,只见他冷静的说:「政宗大人,很抱歉让您担心了, 我是去找三春城的田村大人,希望他能够看在以往的交情,借一些兵、马、钱、 粮给我们。」
 
  「那田村大叔他怎么说?」
 
  「他说他很乐意借给我们,只不过他希望政宗大人能亲自到三春城去一趟, 一来田村大人希望能跟您见一面,二来也好方便把物资交给您。」
 
  「啊?真是麻烦啊!好吧!向人家借东西,总该跟对方说声谢谢。」
 
  「您愿意去真是太好了,那么三天后,属下就陪您到三春城。」
 
  后来过了三天,政宗跟小十郎骑着马,只带少数的部队就朝着三春城的方向 前去,来到田村家的宅邸,政宗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因为宅邸装潢的十分华 丽,而且每个人,上至家臣,下至奴仆,每个不是身穿华服,就是穿着礼服,像 是在迎接天皇似的。
 
  看到政宗一行人,管家很有礼貌的行了大礼,然后带着政宗跟小十郎朝着会 客室的方向走去。
 
  政宗感觉全身都不自在,小声的问道:「喂!小十郎,田村大叔在搞什么? 不但房子装潢的很华丽,而且每个人都身穿华服或是穿着礼服,相较之下,身穿 便服的我会不会太随便?」
 
  小十郎轻拍政宗的肩膀,说道:「政宗大人请您放心,田村大人只是很好客 罢了,而且这样的排场,不就证明我们伊达家的威名,早就深深印在东北地区大 名的心上。」
 
  政宗虽然很怀疑,但是小十郎应该是不会骗他的,於是也稍微放下警戒。 
  来到了会客室,田村清显身穿礼服,正在期待政宗的到来,一看到政宗高兴 的说道:「政宗大人,欢迎光临寒舍,您的大驾光临使我这蓬荜生辉啊!!!」 
  政宗:「田村大叔你太客气了,这么热情的招待我,让我有点不习惯。」 
  田村笑道:「哈哈!您说笑了政宗大人,您对我田村家来说是何等的尊贵! 再说我和令尊伊达辉宗大人也是多年的朋友,哈哈,不多说了,来人啊!准备酒 菜来招待政宗大人!」
 
  田村一声令下,侍女们熟练的把饭盒端到政宗眼前,此次准备的料理大多跟 婚宴的料理有关,而田村还准备很多东北地区很少见的山珍海味,看着那么多的 美食,政宗完全是目瞪口呆。
 
  田村看在眼里说道:「政宗大人,您就不要发呆了,不然的话饭菜就要冷掉 了,请您放心这些料理都已经试过毒了,要是政宗大人吃完,身体有什么不适的 话,我田村一定切腹,以死谢罪!」
 
  政宗:「田村大叔你别说笑了,我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你不要跟小十郎 一样,口口声声说要切腹,我听得都烦死了。」
 
  政宗话一说完,就拿起筷子,夹了一片鲷鱼生鱼片来吃,吃下去之后讚叹道: 「嗯~~!Itistoodeclicious!(尝起来真是美味)喂!小 十郎,还有田村大叔你们也来尝尝看嘛,这么美味的食物不吃太浪费了。」 
  「哈哈!您喜欢就好,政宗大人,您是今天的客人,您和小十郎大人吃就好, 我去准备一下我珍藏的美酒。」田村话一说完,就转身告退。
 
  两人的互动,小十郎都看在眼里,心想:「很好!一切都很顺利,接下来只 要让政宗大人喝下最关键的『那个』就行了!」
 
  「喂!小十郎,你在发什么呆啊!菜都要冷掉了。」
 
  「是!政宗大人,那在下就不客气了。」为了不让政宗起疑,小十郎赶紧夹 了两口菜来吃。
 
  过了一会儿,田村清显回来,手上捧着一瓶西洋葡萄酒,说道:「来来来! 政宗大人,这是我珍藏多年的葡萄酒,我先把它冰过了,您一定要尝尝。」 
  田村拿了个玻璃杯,把葡萄酒倒入杯中,再恭敬的拿到政宗面前,政宗毫不 客气的拿起酒杯就直接喝下去,葡萄酒的香味真是令人讚叹:「嗯~~!Sog reat!这真是太好喝了,我以前喝的葡萄酒都没这一瓶好喝。」
 
  「哈哈,味道不错吧!政宗大人您再多喝一点,哈哈,真是好酒量,再来再 来!」
 
  田村一边倒酒,一边闪眼色给小十郎,小十郎点头表示明白,他心里很高兴, 因为他的计画成功了。
 
  过了一会儿,政宗觉得头昏眼花,也没想那么多就胡理胡涂的睡着了。 
  「政宗大人!政宗大人!」
 
  田村叫了几声,但是政宗毫无反应,还发出打呼声来,田村心中大喜,叫道: 「太好啦!计画成功了!小十郎大人。」
 
  「嗯!不过必须快点才行,在政宗大人醒来之前,完成最后一个部骤……爱 姬小姐她没问题吧?」
 
  「您别担心!爱姬这孩子昨晚兴奋的睡不着呢!她一定没问题的!」
 
  「那好,我们依计行事。」
 
  小十郎抱起政宗,直接朝着爱姬的房间走去,半路上,他试探政宗的意识, 确认都没问题之后,才放下心来。
 
  在爱姬的房间里,铺了一张大床,还摆着象徵夫妻的灵鸟——鸳鸯图案的枕 头,除此之外,整个房间佈置的像新婚夫妻的洞房一样,看到政宗被抱进来,爱 姬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身穿新娘礼服的她快步的跑过来,伸出纤细的玉手, 拨开政宗的流海,露出他英俊的脸庞。
 
  能够在这么进的距离看到自已心爱的人,爱姬虽然内心很激动,但是她知道 现在不能慌张,必须要「依计行事」。
 
  爱姬跪在床边,恭敬的说道:「政宗大人,初次见面,我是爱姬,也就是要 成为您妻……妻子的人,小女子不才,还……还请您多多指教。」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对爱姬来说就像是默背孙子兵法一样困难,因为政 宗被下了药,所以他没有回应,但是对爱姬来说,有几个打呼声就够了。 
  爱姬:「政宗大人,今天是我们两人的初…初夜,虽然还没有正式拜堂,但 是请您掀起爱姬的头巾。」爱姬抓着政宗的手,来掀起自已的头巾。
 
  「政宗大人,这样我们就是夫妻了,就让爱姬服侍您侍…寝。」
 
  爱姬害羞的脱下礼服,拿下首饰,卸掉多余的妆,其实以爱姬的美貌根本不 用化妆,但是新娘出嫁又有不化妆的道理。
 
  爱姬现在身上只穿着透明的内衣,虽然是为了增加情趣,但是第一次穿成这 样难免很害羞,爱姬拿了一壶酒和两个杯子,酒里面加了春药,这是为了刺激两 人的性欲,好完成「最后的步骤」。
 
  「政宗大人,爱姬敬你一杯。」
 
  爱姬把酒倒满两个杯子,用左手扶起政宗的右手,而自已用右手端起酒杯, 象徵性的乾杯之后,爱姬将酒一饮而尽,不料春药的刺激,超呼她的想像。 
  「啊!好……好热喔!啊……啊……小穴……好…好痒…啊…」
 
  爱姬此时欲火焚身,忍不住伸手搓揉发胀的乳头,和爱抚小穴,爱姬放声浪 叫:「啊……啊……政宗大人……很…很抱歉……人家居然只顾着自已舒服…… 而忘了要服侍您……啊……啊……爱姬……爱姬真是太不应该了……请…请您责 罚……」
 
  爱姬抓住政宗的右手,拍打自已两个巴掌,由此可见,爱姬不但是个爱护丈 夫的好妻子,也是个奴性十足,值得调教的小荡妇。
 
  爱姬试着忍住心中的欲火,趴在政宗身上,打开他的嘴巴,然后口含着春药 酒,以口对口的方式,灌到政宗的体内。
 
  过了一会儿,爱姬见政宗呼吸开始急促,跨下的肉棒开始膨胀,搭起一个帐 篷,虽然政宗还是没又意识,但准备工作已经完成。
 
  爱姬脱光最后一件衣服,露出洁白无瑕的肌肤,身材凹凸有致,体型比较瘦 小,但是胸前一对玉乳饱满有弹性,乳头是粉红色,有如草莓一般令人想轻咬一 口,小腹平坦无一丝赘肉,阴毛稀疏,稍微遮住阴蒂,阴唇紧闭,跟乳头一样也 是漂亮的粉红色,丰满的翘臀,让人想好好的搓揉一番。
 
  爱姬跪在政宗旁边,伸出玉手,慢慢的脱下政宗的衣服,看到那根雄壮的肉 棒,爱姬羞的别过脸去,但是又好奇的仔细的看了看。
 
  爱姬心想:「天啊!这就是政宗大人的男…男根吗?好大!而且又粗又长!」 
  爱姬伸手套弄起来,前些日子,她看了不少有关「房中术」这方面的书籍, 也听了一些老嬷嬷她们的经验谈,爱姬这才对男女之事有些微的了解。
 
  「啊……政宗大人的肉棒…又粗又硬……好烫……不…不行…我…我要忍不 住了……」
 
  爱姬低下头,张开樱头小嘴,用小香舌轻舔政宗的大肉棒,按照书上所写的 步骤,先是轻舔龟头,然后慢慢的含在嘴里,尤於是第一次,爱姬动作很不成熟, 难免会用牙齿刮到肉棒,听到政宗发出呻吟声,爱姬吓了一跳,还以为政宗要醒 来了。
 
  过了一会儿,政宗还是没有反应,爱姬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着肉棒沾满自已 的口水,如此淫秽的画面,让爱姬羞得满脸通红,她趴在政宗怀里,看着政宗英 俊的脸庞,心想只要自已再努力一点,爱郎就会完全是自已的丈夫!
 
  想到这里,爱姬亲了政宗一下,然后蹲在他身上,一手拉开阴唇,另一手扶 着肉棒,对准自已的小穴,爱姬此时心跳得很快,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已的初夜 会是这个样子,一般都是由男方来破女方的处,象徵「长枪」的肉棒,来突破女 方的「最后防线」。
 
  但是现在两人的情况特殊,爱姬又特别紧张,天知道政宗何时会醒来,为了 不让计画泡汤,爱姬鼓起自已最大的勇气,坐了下去,让肉棒来刺穿处女模。 
  不料,爱姬太过於紧张,完全忘了第一次会很痛,即使事先充分润滑,撕裂 的疼痛感瞬间传遍全身。
 
  「啊!……好痛……好痛啊!呜呜~!好痛!」
 
  爱姬疼的发出惨叫,身体自然的趴在政宗身上,双手颤抖的紧抓政宗的肩膀, 口中发出阵阵的喘息声和呻吟声。
 
  政宗原本就睡得不安稳,突然感觉自已的肉棒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圈住,而肩 膀上又传来被人抓住的感觉,政宗大惊,立刻惊醒过来,但是却被眼前的事情给 吓了一跳,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女趴在自已身上,不断喘息,而两人的下半身还连 在一起。
 
  政宗直接坐了起来,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给吓了一跳的爱姬,本能的紧抱着 政宗不放。
 
  政宗大声的问道:「喂!喂!你在做什么?还有这是怎么回事?」
 
  爱姬像是受到惊吓的小猫咪一样,害怕的在政宗怀里发抖,过了一会儿,才 开口说道:「政……政宗大人,请您不要生气,我…我叫做爱姬,是三春城主田 村清显的女儿…」
 
  「蛤?你是田村大叔的女儿?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还有这是怎么回事? 小十郎呢?田村大叔想做什么?」
 
  「政宗大人,其……其实……」
 
  爱姬毫不隐瞒的,把事情的源由、经过,完完全全都告诉政宗,政宗越听越 生气,骂道:「小˙十˙郎˙那个混帐!!!居然给我自作主张,看我回去不扒 他一层皮不可!!!」
 
  「千万不可以!政宗大人!」看到政宗如此愤怒,爱姬紧紧抱着政宗,眼泪 一滴一滴的流下来。
 
  「千万不可以!政宗大人,我知道小十郎大人这么做让您很生气,但是他这 么做都是为了您、为了伊达家的未来着想,爱姬请您饶了小十郎大人吧!……呜 呜~!」